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凯千】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情人

warning:言语侮辱,角色黑化,渣攻贱受,童年阴影,slutty!千有

垃圾黄料废文

不喜点×,能接受请继续

勿上升

还有别挂我

00

拨回五年前,请

我当时做了什么?

“反抗了吗?”

我当时什么感觉呢?

“恐惧吗?厌恶吗?”

啊,现在回想起来,连当时的自己是什么模样都忘了,我几岁来着?

“觉得自己脏吗?千万不要这么想啊!你当时才十一岁!”

我,是受害者?

“没关系的,都过去了。”

不,完全不觉得脏呢。

“我,我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的。”

啪——

“永远!永远不准再说出那样的话!”

“我知道了。”我用手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颊,也掩住了唇边扭曲的微笑。

我喜欢

我喜欢

我应该喜欢

对吧?

01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情人。

同样湿润的眼神,同样堆砌着风情和潮红的眼角。永远闭不起来的嘴唇与同样惹人自作多情的撩人的空洞话语。

没有指向的情话才能最大程度发挥它的作用,为无情的婊 子收揽足够多前赴后继的信徒。

你之于我,不过一个公用情人。

我之于你,不过一个愚蠢拥趸。

王俊凯望着台上费力演出的人,敛上酸痛的眼,不去看伤神的人。

大抵求而不得总是磨人,但也最勾人。

他始终没有得到他,也始终没做到放弃他。

就像换牙时经历过的那阵酸痛,将掉未掉的乳牙黏在红肿的肉上,拿舌头小心翼翼地触动一下都会是钻心的痛,但久而久之,那种钻心的痛就被时间冲淡了,即便酸胀感仍旧充斥着腮帮。

他知道,疼痛总会过去,酸胀感也会消失,因为乳牙总会掉落,新的牙齿总会长出来。

一切伤人的痛,磨人的痒,都会在新陈代谢的无所不能面前屈服,消失。

弃之可惜的鸡肋总会被抛弃,因为它总会失去味道。

02

痒不过是稍微轻点的痛。

这大概是王俊凯在与易烊千玺索然无味的四年纠缠中积累下的略显有用和有趣的认知。

易烊千玺是个有趣的人,但与他相处则格外无趣。他对待所有人都一样的招摇。

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分给每个人的撩拨几乎能一分不差。

“喜欢他你可真可怜。”

“别这么说,喜欢他的人还挺多的,有这么多人抱团取暖,我也不算可怜啦。”王俊凯笑出两颗虎牙。

“是吗?”易烊千玺快速地在他唇边舔过,摇摇头,琥珀色的眼浅到失真,“你可真不会撒谎,是苦的呢。”

“是吗?”王俊凯垂下眼,控制着几不可查地颤抖的手拭去唇边的湿意,抬头时就看到那个人笑嘻嘻地将吻印在别人嘴上。

他吻我时,我心痒,他吻别人时,我心痛。

但说到底,都是他在伤害我。

或深或浅。

都是伤口。

03

“你值得更好的。”

“你不扯废话,我这张脸连你都算高攀。”

“玩自个蛋去吧你。”王源不客气地用筷子往对手机花痴的某人脑袋上招呼了一下。

“嗷,操你!”王俊凯放下手机,抱头呼痛。

王源自暴自弃地翻了个白眼,“有种你就来吧,那群疯娘们看到绝对会乐昏过去。”

王俊凯一瞬间就恢复了严肃神色,表达其对发小的关怀之情,“赶明着帮你去挂个号吧,你大概真被逼疯了。”

“啊,”王源烦躁地抓抓头发,“我TM才十六岁啊,不应该给我些歇斯底里的权力吗?成年的老头子。”

“。。。。。。”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是来开导你的吧?”王源眨了眨眼,把话题揭过。

“我TM当然不会在你面前自作多情。”这么多年还没看清你我又不是真是蠢货,“所以这次你又想干嘛要从我这里入手。”

王源咧开一个王俊凯最熟悉不过的笑容,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完善他的人设而被精心设计的笑容,而只是代表最纯粹的恶劣的笑容。

“他和我明明是同年的对吧,我比他只大了一个月都不到,说真的,他到底是怎样成长到现在这副老练的妓 女模样啊?”王源转了转乌溜溜的眼珠,只盯着王俊凯浑身发麻,“你不好奇嘛?”

王俊凯败下阵来,直摆手叹气,”不行不行,我已经决定正式告别所有的荒唐事,给自己美好的单身十八岁开个好头。走开你这个恶魔。“

”啧,我说你值得更好的可不是这个意思。“王源直接抄起王俊凯的衣领,把一脸抗拒的王俊凯拎到自己面前,”你愿意和处女还是荡 妇在一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说你值得更好的,是说你值得这一切的真相,不要被一个婊 子耍到自己退局认输好吗?”王源激动地直晃手中的王俊凯,”查清楚,然后击败他,最后如果顺便的话还可以得到他,不是很好吗?“

喂喂,你以为这是什么,gal game吗?王俊凯捂脸,要不要激动成星星眼啊,中二少年说的明明是你好嘛,你都不觉得羞耻嘛。

不过,我也不是很想认输啊。

“答应你了。”

“我就知道。”



评论
热度(18)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