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凯千】流动的糖浆(下)

09

我不愿意。

10

没人知道为什么Karry喜欢养人鱼,连马思远也不清楚,大抵是他成癌的颜控属性,几乎每个认识他的人都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

事实当然没有这么简单。马思远总是比常人更熟悉他一点,心思也比一般人细腻许多,就算不是刻意,但在相处中也不免能察觉到。

与Karry朝夕相伴的,除了那些空乏美丽的人造生物外,几乎没什么其他活物。

细细想来,是件格外可怕的事。

马思远想起某次的深夜拜访,偌大的漆黑的房屋里,只有放置人鱼的水箱中还亮着微弱的灯光,Karry就静静地立在水箱前,冷色的光幽幽地映着他面无表情的脸,整个画面静谧得瘆人,只有人鱼游动时搅乱的波光和水声才能让马思远镇定下来,而不是怀疑自己闯入了什么光怪陆离的梦里。

只是。

马思远瞄到水箱中人鱼死水一般的空洞眼神,脑门旁滑过一滴冷汗。

谁又能说这不是个真正的噩梦呢。

11

“就像流动的油画一样。”

“什么?”马思远被一旁突然出声的人吓得一愣,“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喜欢养人鱼吗?”Karry移过黏在水箱上的视线,望着马思远略显惊愕的脸,嘲讽似的开口,“因为就像会流动的油画一样。”

是会动的美丽的死物。

“你知道吗?这种人鱼的寿命非常长。”Karry重新转回头,盯着水箱里翻腾的一串串气泡,说道:“因为这类产品出现的时间不长,没人知道它们的寿命有多长,但目前仍无一起自然死亡的个例。那些专家说,至少他们会活得比人类更久。”

“所以?”

“所以我不会亲眼见证它的死亡,甚至不会见证它的老去。”

虚假的永恒的美丽,就像幼时你对我诉说的每一个未能实现的愿景和承诺。

“。。。。。。”马思远皱眉,他不知道Karry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些,他现在隐隐能猜到为什么Karry会喜欢养人鱼了,但是他觉得自己和他远没有亲密到这个程度。

“你知道的,他和一般的水产品不同。”Karry瞥向马思远,眼里是马思远从未见过的认真与冷漠。

“我知道。”马思远咽下了嘴边的笑话。

他不是一副会动的画,他不是千篇一律的空洞的壳,他有自己的灵魂,所以他是如此鲜活的美丽。

而这意味着他会伤害自己。

哪怕是他的受伤与死亡。

Karry不必为一件油画的损伤而伤心,但如果是一件活物,就会完全不一样。

他现在仍会在梦里为早逝的母亲默默落泪,他也从很早前就知道爱的代价,那就是时刻承担着对世界可能带给你爱的一切的伤害的恐惧与担忧。

以及失去所爱的心碎与绝望。

所以,喜欢上不会死亡,不会逝去的死物最好,永远不会因为世界可能会带走它们而担惊受怕。

所以,离千智赫越远越好,即便他眼中的光亮如梦里那般温暖,但同时只会让Karry联想到死亡与心碎。

他不想爱上会离他而去的一切。

他不想再承受失去的绝望。

12

“好消息是,Karry再也不会过来看你啦。”马思远趴在水箱边,探下腰笑着对靠在水箱边的千智赫说道。

“?”千智赫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盯着马思远的笑脸。

坏消息是,你再也见不到他啦。马思远看着千智赫皱起的眉头,想起那人认真慎重的眼神,在心里默默地叹气。

遇到真爱反而谨慎地推开吗?

到底是多害怕被伤害啊。

“哼,大概是找到更好看的人鱼了吧。”千智赫别过头,心里不是滋味,即使再不喜欢,Karry毕竟是他的第一个主人,也是他认定的主人。

而他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他的认可。

“智赫。”

“什么?”

马思远叹了口气:“想要上岸看看吗?”

这大概就是你所希望的吧?

千智赫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在说什么啊。。。”

马思远弯起了眼睛,说道:“给你腿啊。”

给你作为人类活下去的资格和机会。

给你摆脱玩物命运的选择。

这就是你所希望的吧?Karry

所以,拜托你,千智赫,给他爱情吧。

不要再让他一个人沉睡在醒不来的水底了。


FIN

会有下一部的





废话:

大学真累

时间真少

不要相信

前人之言

大学真的

不轻松啊

真不骗你

:)

评论(5)
热度(43)
  1. 大雯儿浸默Ophelia 转载了此文字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