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正泰】经久不愈

经久不愈

Epilogue后续

前篇链接

Epilogue


配对:田柾国/金泰亨(斜线有意义,前攻后受)

分级:PG-13

警告:OMC/金泰亨描写有

年龄操作,社畜x大学生

 

久别重逢的故事

 

00

 

他们是彼此心脏上随着跳动而蠕动着的鲜活的汩汩流血的伤口,经久不愈。

 

01

 

他最终活成了下贱的艺术品。

 

他为人称道的美丽成为廉价的商品,不需要真心去赎买,甚至不需要言语或金钱的诱哄,只要一杯酒,他可能就会在你怀里睡一晚。

 

那个异乡的游客成了人尽皆知的下流秘密。

 

他本人却无动于衷。

 

02

 

田柾国结婚的消息没有告诉金泰亨,金泰亨猜到了,毕竟他是那么温柔的人。但这并不妨碍金泰亨通过其他的渠道了解到他的婚期。

 

金泰亨没有去参加婚礼,唯一到的只有一张贺卡。

 

当田柾国打开后,发现那其实也不是张贺卡。

 

03

 

愿我所有的眼泪都能淌进你的心里。

 

这样它们就都是值得的。

 

04

 

是的。

如你所愿。

 

田柾国合上卡片,素白的封面上只有几个烫金的单词,明晃晃的扎眼。

 

Happy Wedding

 

那日开门时少年惊诧的脸上湿润闪亮的泪痕依旧清晰地刻在他的记忆深处。

他大概永远都忘不了金泰亨了。田柾国失神地想。

 

05

 

金泰亨家里对他的休学旅行反应很冷淡,他们本就没能期待金泰亨做的有多好,与之相反,家族里可以用来瞻仰的子代实在太多,金泰亨的堕落仿若天边本就黯淡的星辰消逝了最后一丝光彩,对于家族里的人来说,无关痛痒。

 

金泰亨只觉得意料之中,并且乐得于此。

 

他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在异乡成长,为自己早夭的爱情哭泣直到酒液和泪水冲洗着记忆直至麻木模糊,他最终成为了漠然的大人。

 

 

 

金泰亨颤抖着吐出一口浊气,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呼出的白气,浑然不觉北欧室外寒冷的空气。

 

这或许就是他期望的结果了,仅仅是遗忘和舍弃,没有伤痛,也没有感动。

 

将那段温暖到残忍的记忆永远尘封。

 

 

是的,这样就好。金泰亨冲从咖啡厅急匆匆地跑出的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笑了笑,接过对方手中滚烫的咖啡,移至唇边啜饮了一口。

 

“等很久了吧?”男人用还不大熟练的韩语问道,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一圈圈地缠住金泰亨冻得通红的脸。

 

“没有,刚刚好。”金泰亨抬头看着年轻男人亮晶晶的眼神,垂下了目光,将鼻尖埋进颈间的围巾里。

 

是的,这样就好。反正已经有人会为我戴围巾了。金泰亨闭上眼踮起脚尖,在男人脸上害羞的微笑旁落下一个吻。

 

 

06

 

“你不该一直这么笑着。”

 

“为什么?”听到生涩的母语时金泰亨皱着眉转身,果然在身侧坐下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金泰亨扫了扫对方深邃的五官和过浅的发色眸色,疑惑道:“北欧人?”

 

“是,我叫Warren。”男人笑了笑。

 

“你那话什么意思。”

 

“我只觉得,你没必要强笑着去寻欢作乐吧?那样不就彻底失去了寻欢作乐的意义了吗?”Warren一脸认真地盯着眼前的异国男人,继续用蹩脚的韩语说道:“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微笑去迎合取悦你追求你的人呢?”

 

金泰亨愣了愣,像是被戳到了痛处,别过眼去,攥紧了酒杯,浅蓝色的眼珠在陆离的灯光的照射下几近透明。

 

“因为没人能让我笑出来。”金泰亨仰头饮尽辛辣的酒液,满不在乎地说道:“那至少要让性爱场面看上去你情我愿一点,不然对于彼此而言都浪费了一个夜晚不是吗?”

 

“难道你不就是在浪费自己吗?”

 

金泰亨瞪大了眼睛。

 

“不仅是浪费你的时间,”金发碧眼的男人垂下眼,白种人长度优异的睫毛盖住了他的眼神,Warren伸出手覆上金泰亨的,“也是在浪费你的美丽不是吗?”

 

“你不该让廉价的微笑折损这份美丽。”男人伸手捧住金泰亨呆愣的脸吻了上去。

 

“为什么不用这些时间去找个能让你真心笑出来的人呢?”

 

金泰亨的心猛地震颤了一下,随即又沉了下去,望着近在咫尺的陌生面孔和唇间传来的湿热触感,金泰亨还是闭上了眼睛。

 

 

07

 

金泰亨在北欧修完了学业。

 

Warren却在毕业的时候和他分手了,金泰亨诧异不解,Warren只是笑着给了他一个拥抱。

 

“有些人只是陪你到他力所能及的地方不是吗?”

 

力所能及的地方?

 

这就是你们这群混蛋在我的人生中来去自如,突如其来又消失不见的理由?

 

回忆里久远的伤口又阵痛起来,连着眼前笑着的男人一起纠缠着绞得金泰亨的大脑气血上涌,暴怒状态下直接冲对方脸上来了一拳。

 

Warren微微睁大了眼睛,盯着眼前黑着脸的金泰亨却突然笑了起来,牵扯到脸上的伤口后又痛呼出声,捂住脸道:“真好呢,都没有哭。”

 

金泰亨的呼吸平复下来后才发现心中并没有多少悲恸,仅仅是暴怒,不甘,以及对金泰亨自己都不愿意回忆起的过去的质问和指责。

 

 

他还是什么都没有放下。

 

“对不起。”

 

金泰亨低下头去道歉道。

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08

 

再次踏上熟悉的机场金泰亨心中没有什么波动,连生理的不适也因为近几年频繁的飞行旅行而渐渐克服到消失。

 

金泰亨茫然地伫立在机场门口,又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就从北欧飞回故乡。

 

想了想他还是从外套里掏出手机,拨打了那许多年都不曾问津过的号码。

 

在漫长的等待电话拨通的时间里金泰亨放空着思绪,并不知道啊如果对方换了手机号码或者没接怎么办。

 

“喂?”

 

所幸电话还是接通了。

 

“喂,是我,你能来机场接下我吗?”

 

脱口而出的请求没有一丝犹豫,仿佛确信对方一定会来一样。

 

短暂的沉默后果然手机那端传来了对方无奈的声音。

 

“我知道了,在那别动。”

 

09

 

坐在副驾驶上后金泰亨才真正局促不安起来,小心翼翼地瞥了瞥开车的那人,心下感慨着对方的变化。

其实要真说也看不出外貌上有留下什么岁月的痕迹,但金泰亨就是能从田柾国的眉眼间窥见时光施加的苍老。

 

他注意到对方握在方向盘上的手上并没有戒指。

 

“所以,你回来干什么的?”田柾国仍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手指一下一下点着方向盘。

 

金泰亨没有为这个问题准备任何答案,他直接说了下意识浮现在心头的最真实的想法。

 

“因为我想见你。”

 

田柾国被噎住了,不知道如何回应这份过于直白的执着,良久不语,最后还是叹气道:“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老是这么随心所欲没问题吗?”

 

从机场见到对方的第一眼他就看出了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多么惊艳的蜕变痕迹,依旧夸张的浅灰色发丝下埋着一抹亮眼的蓝,瘦削的脸部线条比初见时精致了许多。耳垂上过长的坠链在转身时晃动了一下,让田柾国从过去的影像中惊醒。

 

他现在看上去完全像是另一个人。

但骨子里仍是十七岁时的偏执和单纯。

 

“如果我说没问题呢?”

 

田柾国头疼地捂了捂额,联想到对方的家世问题,明白金泰亨说的是实话,一时竟也想不到反驳的话。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能不能请你不要该死的自以为是地迁就我?”

 

田柾国被突然提高音量的金泰亨吓到,转过头去就看见金泰亨一脸冷漠地死盯着自己。

 

负罪感突然袭上心头,他对金泰亨这些年的漂泊一无所知,但看到对方从十七岁和自己纠缠至此,到这个年纪,这种地步,也能明白这份执念带给曾经的少年,现在的男人多大伤害。更何况他也不是看不出来对方精雕细琢的眉眼间被眼泪和回忆浸泡出的淡淡哀艳。

 

田柾国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我欠你的。”

 

他只能说这个。

 

“那你打算怎么还?”

 

田柾国瞪大了眼,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咬了咬下唇,沉思了一会,最后挫败道:“总之先去我家吧。”

 

“伯父伯母也在吗?”

 

“不,是我和——我自己买的房子。”

 

金泰亨瞥了眼田柾国,对方神色如常地开着车,于是假装不经意地开口:“妻子呢?”

 

“离婚了,三年已经是极限了。”

 

“为什么?”

 

“很重要吗?”

 

田柾国突然踩下刹车,眼巴巴地瞧着对方侧脸等答案的金泰亨被甩了个措手不及,再抬起身来时对方已经径自开了车门下去了,金泰亨撇了撇嘴,只能默不作声地下车跟上。

 

“当然重要啊!”

 

金泰亨大声喊住那个走向家门口的背影。

 

“我想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啊!”

 

我想知道在你心中我的地位和意义啊。

 

10

 

“听好了,和你没关系,别多想了。”

 

11

 

田柾国看了眼在餐桌上坐下后就一脸低落的男人,咬了咬筷子,决定不再这么磨蹭下去,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的,金泰亨说的对,他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田柾国没必要继续对他过分保护。

 

而且对于金泰亨而言,说不定一开始就告诉他事实才是最好的做法,而不应该自作多情地为对方织出短暂绚烂的幻境,醒来之后被欺骗的伤害不必事实好受多少。

 

“难道我在你心真的无足轻重吗?”

 

“什么?”还没想好如何开口的田柾国被突然出声的金泰亨问的一愣,本想抬头向对方望去却又猝不及防看见那人泛红的眼眶。

 

“难道只有我为这一段回忆感到悲伤,感到不甘,而我却连一点伤痛都没能留在你的心底吗?”

 

田柾国张大了嘴,想要辩解,想说不是这样的,我记得那张卡片,记得你的眼泪,记得一切。但他也意识到这是绝佳的机会,还是选择避开了金泰亨的视线,垂下眼道:

 

“是。”

 

“你说谎。”

 

金泰亨眯起眼,声音比起刚才反而冷静了许多。

 

“我没有。”

 

“那你就看着我啊!告诉我那段经历对你而言什么都不是!告诉我我什么都没在你心里留下!看着我啊!”

 

男人的嘶吼被浓重的哭腔淹没,喊到最后金泰亨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出眼眶。

 

“田柾国,你看看我啊。”

 

 

12

 

他没办法对着心上的伤口撒谎。

 

无论那是愧疚带来的,还是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爱情带来的。

 

都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抱住那个不断哭泣的男人,回到那人同样无助地哭泣着的十七岁。

 

13

 

金泰亨的哭声压得极低,间或有低哑沉重的喘息逸出,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和田柾国的胸膛。

 

田柾国推开椅子,低垂着头向一旁的金泰亨走去,抱住了那个端坐着揪住自己衣袖的满眼泪水的男人,安抚地揉着对方灰蓝相间的发顶,无意识地呢喃道: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14

 

宿命安排的唐突之人。

 

如果只是插曲的话为何至今仍在自己的心房回响着恼人的旋律?田柾国望了一眼陷在被褥里的恬静睡颜,心下惘然。

 

我爱他吗?

 

田柾国抬手按下墙上的开关,让安心的黑暗将床上的人包围,然后转身离开。

 

答案已经无关紧要了。

 

反正他们注定就要这么纠缠下去了。

 

 

金泰亨耗尽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年段去四处漂流,磨蚀一份执念,结果除了从纠结的孩子变成纠结的大人以外,什么都没变。在他无数次以为自己蜕去了幼稚的壳,变得纵情,变得漠然,到最后却发现不过是自己一次又一次披上蹩脚的伪装。

 

本质里他依旧是那个爱情稚嫩的学徒和俘虏。

 

 

也许他永远不会从田柾国这里毕业,但值得庆幸的是对方甘愿成为他的俘虏。

 

FIN


评论(2)
热度(37)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