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泰正】Lust for life

Lust for life


Paradise Lost的后续

前文链接:

Paradise Lost

 

*标题出自Lana Del Rey的歌曲

 

配对:金泰亨/田柾国(斜线有意义,前攻后受)

分级:PG-13

警告:丧病根

      竹马变小妈

      三观丧失

 

两人造型请参考MIC drop

 

黏乎乎的日常

 

有关过去提及

所以有大量OMC/田柾国描写

时间线混乱

 

推荐Lana Del Rey的所有歌作为BGM

 

00


尽管我们有争吵,尽管她言语粗鄙,尽管她吹毛求疵,动不动变颜变色,尽管这一切都卑劣、危险、根本无望,我仍然沉醉在我自选的天堂里——天堂的穹空布满地狱之火的颜色——但仍然是天堂。

 

01

 

“草莓?”

 

“不,我不喜欢水果。”田柾国翻了个身陷进满是玩偶的沙发里,午睡毯搭在腰背处,留下光裸流畅的脊背线条供金泰亨欣赏,金泰亨轻笑着俯下身亲吻着那两处浅浅凹陷的腰窝。

 

田柾国被亲吻带来的瘙痒刺激的咯咯笑了起来,金泰亨慢慢爬上大的过分的沙发,双手撑在田柾国的颈侧,将扭动的人彻底覆盖在自己的阴影之下,低头嗅着对方黑色的发丝间好闻的洗发水味,从喉间挤出愉悦的低吟声:“你得告诉我你喜欢什么,不然这么排除下去我可能直到明天清晨都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田柾国笑着挪动着身子转过来面对着金泰亨,盯着对方低垂着遮住表情的灰发,伸出手撩起那缕滑落的发,不期然对上金泰亨满脸宠溺的微笑,微微红起了脸:

 

“这种事情是要靠你自己去发现的。”末了他恶趣味地笑了笑,咬着下唇加了一句,“我亲爱的儿子。”

 

金泰亨瞪大了眼,一把攥住了自己拂过自己脸庞的手,“你真该为自己的寡廉鲜耻感到羞耻,母亲。”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随即两人都笑出声来,在沙发上纠缠成一团。

 

02

 

“说点什么。”田柾国困倦地眨了眨眼,打了个哈欠,嘟囔道:“随便说点什么挽留我,我现在还不想睡。”

 

说完抬起饱含水汽的湿润的眼眸望着坐在一旁的金泰亨,伸手揪扯着对方的衣袖。

 

“如果困了就睡吧。”金泰亨用诱哄般的腻乎乎的语气轻声道,垂下眼抚摸着继母黑色的柔软发丝,唇边勾起微小的弧度。

 

“说点什么,快点。”耷拉着眼皮好似下一秒就要闭上眼的田柾国仍小声不满地催促着,“梦境不比现实美妙,为什么我一定得睡过去呢?”

 

“你真是。”金泰亨无奈地叹了口气,吻上眼前人粉色的亮晶晶的唇瓣,探进高温的舌尖搅动着充斥着糕点甜腻气息的口腔。

 

“清醒点了吗?”一吻完毕后金泰亨暗下眼神,打量着唇间勾连的银丝,继而又望向费力睁开眼一脸迷蒙的田柾国,低头再次问了上去。

 

“不要总是无意识地说出这么可爱的话啊。”

 

田柾国伸手环上金泰亨的脖颈,收紧了怀抱加深了这个吻。

 

03

 

他和他的第一个情人相遇在海边。

 

那是十八岁时的事了,田柾国从小就会游泳,于是趁暑假的时间到海边做救生员,以此收集自己所需要准备的社会实践报告的材料。

 

盛夏的阳光只能用毒辣形容,海里其实都没有多少愿意抵着骄阳潜水或游泳的人,大部分男女更情愿躺在遮阳伞下小憩。

 

田柾国是没机会躺下休息的,他必须时刻注意着海里有没有溺水的游人,或者是需要帮助的人,于是田柾国干脆也不管灼人的光照直接潜进了浅海,被烤的微烫的海水并没有缓解多少酷暑的炎热,但还是比在岸边坐着好多了。

 

田柾国钻出水面,享受着水滴迅速蒸发带来的杯水车薪的凉爽,甩了甩湿透的黑发,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他并不知道这在别人眼里是怎样一副景象。

 

被澄澈海水浸透的白色纱质衬衫勾勒出少年人发育中的肌肉纹理,紧贴着衣物的皮肤透着隐约的肉色来。

 

 

田柾国弯下腰,再次跳入水中。

 

 

夏季骤变的天气让人捉摸不透,天空和阳光很快被乌云遮蔽,大滴大滴的雨水砸下来,海岸上休憩的人们急忙收拾起东西一边咒骂着一边匆匆撤离。

 

田柾国从水里抬起头时就被迎面坠下的雨滴砸的失了神,被突降的温度刺激的一抖,四下茫然地张望着,只见天空和海面都显现出阴沉的色泽,海岸旁乌泱泱的人群也散的差不多只剩下零星几个人影。

 

 

田柾国迈着迟缓的步子向岸边走去,突然被风吹动的海水绊住了他前进的腿,田柾国身形不稳,几欲跌倒。

 

男人的手就是在这时伸过来扶住了田柾国的。

 

田柾国惊讶地向拉住自己的男人望去,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盯着对方儒雅温润的脸好一会儿才呆呆地道了谢:

 

“谢谢您。”

 

“没事。”年长的男人笑了笑,岁月没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但仍可以从对方眉眼间的沉稳气质窥见他的真实年纪。

 

 

 

这就是他们的初见。

 

 

04

 

傍晚昏暗的霞光浸染着阳台,田柾国躺在躺椅上,脖颈微微后仰,突出绷紧的颈部线条和喉结小巧的弧度。

 

金泰亨盯着那一节裸露的白皙出着神,却被那人唇边逸出的不安的嘤咛带出沉思。

 

“醒了吗?”

 

田柾国眨了眨眼,意识一时无法恢复清明,属于过去和梦境的混乱记忆搅得他舌苔泛苦大脑发麻。他抬眼瞥向站在一旁的金泰亨,半睁着眼点了点头。

 

“梦到了什么?”

 

“过去的事情而已。”

 

金泰亨挑了挑眉,瞧见田柾国咬紧了下唇,垂下眼道:“是关于父亲的吗?”

 

“啊。”田柾国起身,绕过金泰亨走下楼去,显然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

 

金泰亨没再多过问什么,也跟着下去。

 

 

 

父亲一定教会了田柾国很多东西,金泰亨对此深信不疑,从对方对于过分繁琐的餐桌礼仪的熟练掌握就可见一斑。

 

父亲到底是如何抓住他并成功驯养的呢?金泰亨的眼神暗了暗,沉默不语地将食物送进嘴里麻木地咀嚼着。

 

对于那份过去,两人都是讳莫如深,田柾国并没有谈论的欲望,而如果他不说,金泰亨知道,自己的猜测并不能填补事实的空白。

 

“去海边吧。”

 

“嗯?”金泰亨被突兀的声音唤回神,向突然放下刀叉的人望去,“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想去海边,我们去海边吧?”田柾国低着头,金泰亨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好。”

 

金泰亨疑惑地看着对方抬起头露出感激的眼神。

 

“我会告诉你的。”田柾国闭上眼,“你想知道的一切,会告诉你的。”

 

05

 

一定要说的话,是田柾国先探入对方的世界的。

 

出现在沙滩上的,气度不凡的,有着自己的游艇的,不知名的神秘先生,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对于好奇的少年致命的吸引力。

 

而男人在这方面显然是个老手,他将陌生的世界对田柾国开启了一条小小的缝隙,于是田柾国就毫不犹豫地从那丝光亮望进对于他而言光怪陆离的另一个世界。

 

 

紫红的夕阳浸染了海面,游艇滑过时勾起的一道道波纹像昂贵的丝质礼服堆积出的褶皱,闪着华贵的光彩。

 

田柾国趴在男人海边别墅的二楼栏杆处眺望着海面和夕阳,为看到的美景小声惊叹着,咸湿的海风吹起男孩的衣角和额发,露出男孩激动的亮晶晶的眼睛。

 

“那就是你的游艇是吗?”田柾国指着海面上缓缓靠岸的游艇扭头冲房里的男人问道。

 

“是的。”男人笑了笑,邀请道:“想上去看看吗?”

 

“不,不不!”男孩局促不安地摆摆手,垂下了泛红的脸,他知道的,那种奢靡的生活对于他这样的普通男孩来说是陌生而危险的,“你不觉得这对于只见过几次面的人来说太过了吗?”

 

“但对于一个我正在追求的对象而言,”男人突然靠近,撑在田柾国身旁的栏杆上凑到对方耳边暧昧道:“这还远远不够。”

 

“请,请你不要开玩笑了!”田柾国的耳朵被温热的吐息喷的通红,连忙推开了紧贴的男人,“你的年纪都已经可以做我的父亲了!”

 

男人被拒绝后也没恼怒,反倒摸着下巴一本正经道:“话说回来我好像确实是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儿子。”

 

“所以呢?”男人摊手反问道,一脸无辜。

 

田柾国震惊了,一是因为对方的无赖程度,二是因为自己居然没有能第一时间想到反驳的话。

 

“没有什么所以!不可能的!谢谢你让我到你的别墅做客,我走了!”说完田柾国就急匆匆地往楼下跑去,从而错过了男人意味深长的微笑。

 

 

 

这个年纪的男孩有着无可救药的自作聪明的愚蠢和无畏,以及随时陷入爱河的毫无防备。

 

好奇心击败了心中的忧虑,最后他还是上了男人的游艇。

田柾国以为自己有着足够清醒的理性,不会对这无论是年龄还是社会身份背景相差极为悬殊的男人产生丝毫动摇,同样,他也以为自己不会因为在纸醉金迷的世界的一次小小探险而迷失自己。

 

 

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因为这次游艇的观光之旅而迷失自己,真正让他迷失自己的,是之后的。

 

 

男人对他展现了超乎寻常的耐性和宠溺,他带着田柾国去往了许多地方度假游玩,教会对方骑马,在高级餐厅用餐,挑剔无可挑剔的食物,用昂贵的衣物和爱意将被自己娇纵出一身毛病的男孩紧紧地裹在怀里。

 

于是从未经历爱情的年轻灵魂抛弃了渐渐模糊的原本的自己,彻底堕入情人浇灌出的爱河。

 

这本可以是个美好的爱情故事,但生活不总是圆满的。

 

田柾国还记得他们看过的最后一部电影,在美国。

 

他们挤在狭小的座位和成群的情侣里接吻着,就像每一对其他情侣正在做的一样,没人对这对异乡的年龄差巨大的爱侣投来过多的目光,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的爱人。

 

田柾国紧盯着大屏幕上转换的画面,从波士顿的阳光大道和华丽炫目的地下酒吧到物欲横流的弗洛里达州坦帕,最终在看到驻足于流动的熙攘人群里失神地远望的乔*时咯咯笑了起来,拿胳膊捅了捅身侧睡过去的爱人。

 

“是不是像你们这种久经世事的沧桑老男人都喜欢找个年轻的情人?”

 

末了却并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回应。

 

田柾国感到奇怪,转身向身侧望去时,只看到一个皱着眉揉着额头的男人。

 

他对那张熟悉的脸上疏远的神情感到陌生。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这里是哪?”

 

田柾国手中的爆米花撒了一地。

 

 

事后如果田柾国愿意仔细去搜索的话,也是能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那些被他忽略的瞬间,那些暗示着疾病的灾难悄悄降临的瞬间。但是他的情人隐瞒的太好,好到病情暴露时已经是无力挽回的末路。

 

 

‘至少在那之前我们总算是在上帝面前宣定终身了,虽然这一生是如此短暂。’

 

田柾国带着戒指的手几乎攥不住薄薄的一纸遗书,大滴大滴的泪水砸在纸张上,晕开了墨迹。

 

‘我总以为还有更多的时间,总想给你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

 

田柾国终于忍不住捂住嘴痛哭起来。

 

‘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往后的岁月里你会遇见能继续好好照顾你的人,给予你更多更多的爱,不必为我枯萎,你值得全世界的温柔和爱。’

 

 

 

*出自《夜色人生》

 

06

 

金泰亨被脸上传来的细微瘙痒弄醒了,睁开眼就见到田柾国跪趴在自己身边皱着脸用笔在自己脸上写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金泰亨无奈地问道。

 

“写我的名字。”落完最后一笔后田柾国满意地放下笔,笑了笑道。

 

“你是白痴吗?”金泰亨伸手想要蹭一蹭,结果直接被田柾国拽住了手,只得叹息:“就算我不蹭洗脸的时候也会掉好吧?”

 

“那至少让它在你脸上多留一会儿。”田柾国认真地望进金泰亨的眼睛,黑亮的眼眸流露出少见的恳求神色。

 

“我知道了。”

 

金泰亨收回视线,望向坠进海面的巨大落日和漂浮着碎金般的波光粼粼的海面,混乱的脑子里却装不下这份美景,伸手扯起坐在地上的田柾国紧紧地抱在怀里,浮躁的思绪这才平复下去。

 

“告诉我,我还不至于输给一个死人。”

 

田柾国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还可以更幼稚一点。既然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你,那就说明我已经放下了。”随即声音低了下去,将脸埋进金泰亨的肩膀,藏起脸上一瞬的落寞。

 

“只是偶尔,偶尔而已,会想起他。”

 

金泰亨沉默不语,紧紧盯着对方低下头去露出的一节白得刺眼的后劲和缠绕在上的黑色缎带颈饰,抬手攥紧了颈带的两根末端,微微用力收紧。

 

“也许我就应该把你勒死在怀里,这样我就是最后一个拥有你的人了。”

 

田柾国为猛然收紧的项带而呼吸困难起来,却没有伸手去拽解,只是攥紧了金泰亨背部的衣物,唇边绽开信任的微笑:

 

“但你不会那么做不是吗?”

 

金泰亨闻言松开了手,垂下眼打量着低低咳嗽起来的田柾国憋得通红的脸,沉声道:“比起拥有一个死了的你,我还是更想要一个活着的你。”

 

说着揪着怀里人黑发抬起他的脸,对田柾国扯开个笑容:

 

“更何况只要你现在属于我,你就别想去找其他情人。”

 

田柾国咯咯笑起来,眉眼弯弯,轻快道:“那你得争取活的更久。”

 

好陪我更久。

 

07

 

坚硬的糖块被高温的口腔包裹着化成粘稠的糖水,田柾国一边吮吸着棒棒糖一边禁不住瞌睡一下下点着头,眼皮眼看着要合上又挣扎着睁开。

 

“不要含着吃的睡觉。”

 

“我还不想睡。”田柾国抽出棒棒糖,又用那种撒娇般的语调发出任性的诉求,不一会儿头顶便传来安抚的温暖手掌。

 

“睡吧。”金泰亨冲他笑笑:“这次不会做噩梦了。”

 

田柾国呆愣地眨了眨眼,抵不住眼前人的温柔和汹涌的睡意脱力般向一旁倒去,阖上眼,捏着棒棒糖的手无力地垂下。

 

 

一觉无梦,醒来后田柾国睁开眼,看到了掉落在地毯上的蓝色透明糖果,又看向自己无意识摊开的手掌,失神地冲一直坐在身边的人道:“泰亨哥,它掉了。”

 

 

“掉了就掉了,别管它。”

 

田柾国的眼前突然出现一根红色的透明糖果。

他低下眼去出神地看着那只拿着棒棒糖的手上纹在无名指根部的一圈纹身,乖巧地张开嘴含住了递到嘴边的糖果。

 

那是他的名字。

 

田柾国笑起来。



FIN

 


评论(2)
热度(29)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