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正泰】限制级罗曼史 CH4

毒舌基佬死傲娇小公主富二代x伪屌丝直男不良男高


突然意识到除了这篇以外所有的我的文里V都是双性恋(捂脸

前文链接

CH1   CH2   CH3


12

 

奈何套路再长敌不过基友一脚油门直逼高速的强制快进。

 

13

 

"《BJ单身日记》?"金泰亨夸张地张大了嘴望着在沙发上双手握拳缩成一团双目发光紧盯着电视屏幕激动地脸颊泛红的田柾国,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你还真是人如其名。"

 

田柾国停下嘤嘤怪叫,放下捧着脸的拳头不满地瞪了眼自己的同居人,金泰亨在知道自己的姓名缩写后就一直拿这个开玩笑。

 

"我艹你真的叫JK啊哈哈哈哈哈!"金泰亨看到卡片上的姓名缩写后笑到锤桌,"我以为你只是跟女高中生一样戏多,没想到你真的是女高中生。*"

 

田柾国当时只是狠狠地把紧抱在怀里的抱枕砸了过去。

 

不要问他为什么大白天看恐怖片(还是在周围有人的情况下)还要抱抱枕。

 

他冷。

 

才不是因为害怕。

 

 

回忆结束后田柾国目光阴沉地紧锁着金泰亨,直把金泰亨瞧得发毛,穷高中生在心里掂了掂金主爸爸的重量立马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严肃认真道:"《BJ单身日记》是部好作品。"

 

田柾国继续默不作声地盯着他,金泰亨一咬牙继续道:"休格兰特和科林费尔斯都很帅。"

 

田柾国还是没有放过他,继续双目炯炯地盯着金泰亨,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满意。

 

金泰亨要崩溃了,给跪了爸爸,你还想让我一直男吹啥啊。

 

田柾国看到金泰亨一瞬间面如死灰后终于露出怜悯的眼神,轻飘飘道:"你被甩不是没原因的。"

 

"欸?"金泰亨疑惑地望向田柾国。

 

"我看的是第三部。*"田柾国挑了挑眉,笑得和初见时一样恶意,"和女朋友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吧?"

 

金泰亨想捂膝盖。

 

小少爷悠悠地叹了口气瘫倒在沙发里,继续落井下石:"也完全不想去培养吧?"

 

金泰亨想反驳,但只是羞愧地低下了头。

 

田柾国瞟了眼心虚的金泰亨,垂眼低喃道:"不是所有的缺点都是可以用你那张脸补救的,如果想要一段长久稳定的关系还是上点心比较好。"

 

金泰亨猛地抬起头微微瞪大双眼瞧着田柾国,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

 

小少爷终于学会体贴别人了?

 

"那么我可以——"

 

"不,你不可以。"金泰亨跃跃欲试的声音立马被田柾国一把掐断。

 

金泰亨的眼皮耷拉下来,冲沙发上的人撇了撇嘴,他就知道不能对黑心雇主有过高期待。

 

"你现在得先照顾我。"在金泰亨眼里,陷在沙发里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钱袋,随着田柾国得意洋洋的声音晃动着钱币碰撞的罪恶声响,"你得先对我上心。"

 

金泰亨认命地深吸了一口铜臭味的空气,捂住了脸。

 

 

*这里的JK就是JK制服的那个JK

*《BJ单身日记》第三部里并没有休格兰特

 

14

 

其实要是工作一直就只是和田柾国吃喝打诨,偶尔没事去泡个吧之类的,金泰亨还是很喜欢的。哇,有钱人的糜烂生活有机会的话他也是很想尝试的好不好。

 

但是生活什么时候善待过他呢?

 

 

小少爷要到十八岁了。

 

散落在世界各处平常不怎么联系的狐朋狗友都回国了,准备给小少爷庆祝生日。

 

然而受苦的是金泰亨。

 

小少爷在家里多了个免费厨师后开始爱上了出自直男之手的粗糙家常便饭,就不怎么到外面吃饭了。索性他的那些朋友也不约到外面聚餐了,而是通通往家带。

 

金泰亨今天也很想加薪。签了卖身契的穷酸男仆一边心如死灰地切着菜一边思考着他到底是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他他妈是不是很久都没约女孩出来见面了?

 

"你在想什么呢?"

 

金泰亨被突然抵到自己肩膀上的下巴吓得停了手中的动作,身后的万恶之源得寸进尺地像只八爪鱼一样缠上金泰亨僵直的身体,两手穿过金泰亨的腋下挑剔地指着切的粗细不一的食材,在金泰亨脸旁不满地嘟囔着,热气喷打着金泰亨露出的一截光裸的白皙脖颈,"切的都不一样了,做这种事时不要走神啊,万一以后切到手怎么办?"

 

"切到手也怪你。"惊魂未定的金泰亨不客气地用刀柄敲了下凑到颈边的毛茸茸的脑袋,恶狠狠道:"痒死了,快滚开。"

 

田柾国捂着头顶委屈地瞪了金泰亨一眼后就走了。

 

一直偷摸着关注着厨房动静的郑号锡看到出来的田柾国后急忙收回了伸长的脖子,但还是被眼尖的田柾国看到一把给揪住了后领。

 

 

"你在看什么?"小少爷的语气听上去很不友好。

 

郑号锡立马摆着手赔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田柾国眯起眼打量着眼前从小就一肚子坏水的哥哥,半信半疑道:"你最好别。"

 

"不会不会。"郑号锡忙不迭摇头,一脸真诚,"今年你的生日我一定不会打坏主意的。"

 

 

因为他发自真心地觉得自己的主意挺好的。

 

呃,反正挺好玩的。

 

 

15

 

朴智旻摸到自己的手机时发现金泰亨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后本来不怎么清醒的脑子马上被吓醒了,急躁担忧地挠了挠自己刚钻出被窝的一头乱毛给金泰亨打回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对面传来金泰亨难得有些颤抖的声音,朴智旻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那啥,男的,"金泰亨的声音听上去欲哭无泪,"男的被那啥了后是什么感觉啊?"

 

朴智旻傻了。

 

"我们得出来见一面,你给我好好说清楚。"

 

朴智旻挂了电话揉了揉自己没睡醒的肿痛的眼,然后又用力搓了搓脸,祈祷着最坏的情况不要发生。

 

还好只是朴智旻想多了。

 

 

 

朴智旻急冲冲地赶到金泰亨的出租屋里,鞋都没来得及换就一屁股坐下来,一脸悲痛地盯着金泰亨,等着对方将详细情况娓娓道来。

 

傻人还是有傻福的。

 

听完金泰亨的讲述后朴智旻又生气又欣慰。

 

"所以你们只是发现在一张床上醒来而已?"

 

"但是没穿衣服啊。"金泰亨不好意思地憋红了脸,声如蚊呐。

 

"你身体上没有什么感觉不适的地方是吗?"

 

金泰亨摇了摇头。

 

"那就没事。"朴智旻松了口气,"听好了,真正喝醉的人是完全没有勃(防HX)起能力的。"

 

"谁知道他是不是装的!"金泰亨一脸愤恨。

 

"你确定你家小少爷有那脑子?"

 

"呃。"金泰亨愣住了,回想着记忆里小少爷的女高中生行径,嘴角抽了抽,"好像也没有。"

 

他居然没有反驳"你家"。

 

朴智旻脸沉了下来,脑中警铃大作,果然问题还是很严重啊!

 

 

 

16

 

田柾国现在很想把郑号锡爆锤一顿,但对方早就跑路了,临走之前还不忘给他留了条短信。

 

"抓住时机;-)"

 

抓住你妹啊!

 

田柾国还记得那天早上金泰亨是拿怎样看待禽兽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田柾国被酒精泡的发麻的舌头连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来,只能颓然地张着嘴,呆呆地看着对方摔门而出。

 

嘤嘤他的裸体还被人看光了他有说什么吗?!为什么那个死直男就觉得他自己是受害者啊!

 

田柾国蜷成一团在地毯上纠结地滚来滚去,最后停了下来,赌气地吹着乱糟糟地盖在眼前挡住视线的深棕色发丝,视线尽头里躺在地板上的手机若隐若现。

 

果然还是道个歉吧。

 

可是又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道歉啊。

 

田柾国泄气地合上失神的眼,抱紧膝盖在地毯上蜷缩成更小的一团。

 

快回来吧。

 

过了会儿,空气里仍然是胶着的令人难以忍受的孤独的寂静,田柾国终于放弃纠结伸出手去够手机。

 

田柾国咬着指甲盖,等待着煎熬的嘟嘟声过去,对面出声的瞬间,田柾国砰砰的心脏几乎跳出来,但改不了的嘴贱本能还是没能让他第一时间说出自己准备好的对不起。

 

"喂?"

 

"你二十万不想要了吗?"

 

"嘟——"

 

金泰亨挂了电话。

 

在一旁听外放的朴智旻忍不住捂脸,这他妈是道歉的态度吗?

 

很快田柾国就打来了第二个电话,金泰亨咬了咬嘴唇,紧紧盯着手机屏幕,对朴智旻问道:"接不接?"

 

朴智旻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叹气道:"你甚至都没看我,想接就接啊问我干嘛。"

 

朴智旻话还没说完金泰亨就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递到耳边。

 

这次连外放都不用了吗?朴智旻心酸地感慨自家白菜估计离被猪拱不远了。

 

重点是他担心这颗白菜可能对被拱都没什么概念。

 

"喂?"

 

"是郑号锡的错!不是我干的!"

 

金泰亨皱起眉,失望道:"你就只打算说这个?"

 

沉默了好一会儿对面才传来小少爷有些委屈的带哭腔的声音。

 

"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我又没犯错。"

 

金泰亨攥紧了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挂电话,或许是察觉到他的意图,对面立马传来小少爷有些焦急的声音。

 

"但是,但是,如果你希望我道歉的话,那我道歉,对不起,回来吧,对不起。"

 

金泰亨握住手机的手抖了抖,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以来对方为自己做出的示弱和让步,微微张大的双眼里流露出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心疼。

 

这件事硬要说是田柾国的错确实有些过分,可毕竟肇事者是他的朋友,既然真凶逍遥法外了田柾国作为朋友怎么着也应该给金泰亨道个歉。

 

朴智旻用死鱼眼打量着好友脸上快幻化成实体的动容和疼惜,感叹着昔日的钢铁直男居然愣生生被打磨出母性的光芒,真是世道无常。

 

 

我跟你说你这样是要被拱的。朴智旻看着挂完电话只会傻笑的金泰亨,一脸嫌弃,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

 

傻人有傻福。

 

 

第二天,根本不用田柾国再多说什么,金泰亨就像是阔别幺子多年的老母亲一样急切地搬了回去。

 

 


评论(6)
热度(69)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