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国旻】有关爱和在此之后的一切事

有关爱和在此之后的一切事

配对:田柾国/朴智旻
分级: PG-13
警告:最虐不过弯恋直
     OMC/朴智旻描写有

伪竹马

00

" You were supposed to love me."

田柾国无奈地伸手搭上勒着自己脖子晃荡的身后人的手臂,轻轻拍了拍,叹气道:"智旻哥,松开啦。"

" You were supposed to love me."朴智旻不依不饶,甜腻的声线被语气里的哀怨拉长成绵延的糖丝," Weren't you?"

田柾国看不到身后人耷拉下的眉眼和脸上苦巴巴的神情,只能感觉到对方松了松手臂,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颈部蹭来蹭去。

那很痒,但田柾国笑不出来,他忽然想到这和朴智旻这么多年带给他的感觉是如此相近。

想发笑,却苦不堪言。

"我很抱歉。"田柾国最后还是示弱了,声音软了下来,露出了朴智旻看不见的歉疚笑容,"是的,我或许确实很久之前就应该爱上你。"

我知道我没有,你知道我没有。

颈边的黑发停止了耸动,滚烫的吐息携带着滚烫的情话熨烫着田柾国颈部光裸的肌肤。

"我爱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田柾国突然很想哭,粘稠的悲伤糊住了他的喉道,只有几声破碎的沙哑的回应奋力挣扎着逸出,听上去虚弱得可怕。

"我也是。"

他到底还是缺乏勇气的。

他到底还是缺乏信心的,无论是对于他自己,朴智旻,还是他们之间。

环在脖子上的手臂再次收紧,朴智旻没有抬起头,嘴唇依旧紧贴着田柾国的脖颈,坚定的声音几乎刺穿田柾国的皮肉攥住他的心脏。

"别撒谎。"

田柾国瞪大了双眼,视线模糊起来,一直高昂的头颅像被审判之刃残忍地砍下,无力地垂了下去,田柾国控制不住身体的抖动,泪水大滴大滴地滑出眼眶砸在地板上。

"我很抱歉。"田柾国抽噎着不断重复着,"我很抱歉。"

朴智旻终于把头从田柾国颈间抬起,没了那灼热的呼吸田柾国觉得整个身子都凉了下来。

他的声音听上去也凉了。

" You're supposed to love me. Aren't you?"

是的,我应当爱你的。
理应如此的。

"但是你没有。"

轻到转瞬即逝的低吟,几乎称不上是叹息,田柾国却能从中体会到朴智旻一生的执念的重量。

"我很抱歉。"

他除了这个什么都说不了。

01

让我们说说与爱情和苦痛无关的那些岁月。

朴智旻小时候长得很丑,而且是那种丑的没什么特点以至于在他被人胖揍一顿后田柾国才注意到那张鼻青脸肿的脸。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啊?"当时还是小学生的田柾国没啥会看眼色的能力,一个劲凑到黑着脸的朴智旻身边关切地问道。

"关你屁事。"朴智旻没好气道,脸上的伤口却因故意做出的凶狠表情而隐隐抽痛,没装一会儿逼朴智旻就疼的唉唉叫起来。

朴智旻惊恐地看到田柾国朝他挤出个慈爱的笑容——考虑到田柾国比他还小两岁,这件事确实足够他惊恐了,就像是哪种即将卷起你的袖子往你手臂上擦酒精的护士一样的慈爱笑容,朴智旻恶寒地抖了抖,瞪了瞪田柾国那双大的夸张的黑溜溜的眼睛。

田柾国依旧笑着,然后不知道从哪真的找来了一瓶酒精。

朴智旻反抗了,但介于他的细胳膊细腿确实无力和校田径队的主力抗衡,所以干脆地选择了放弃,翻着白眼等着田柾国像个实习护士一样卷起自己的衣袖。

"你现在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揍你了吗?"田柾国一边小心翼翼地用镊子钳着酒精棉擦着朴智旻脸上的血污,一边怯怯地问道。

朴智旻被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瞧得心烦,不耐烦地说出了真相:"我喜欢一个男生,然后向他表白了,然后他觉得恶心就把我打了一顿。"

田柾国的动作僵住了,望向朴智旻的目光震惊得就好像对方告诉他美洲不是被哥伦布发现的一样,嘴巴夸张地张成" O"型。朴智旻翻着死鱼眼,不想去看眼前人的傻逼表情,他几乎都能猜到对方的下一句话。

"你喜欢男的啊?"

还有下下句话。

"你为什么喜欢男的啊?"

不出所料地听到了被问到反胃的问题,朴智旻很想再翻个白眼,但他实在没力气了,频繁地向每个人一遍遍地回答同一句话真的让他不厌其烦。

"为什么我不能喜欢男的?"

"不是。"田柾国放下镊子和酒精瓶,脸上泛起诡异的粉红,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也垂了下来,"那我对你这么好你会不会喜欢上我啊?"

说着猛地抬起晶晶亮的黑眼睛一脸期待地瞧着朴智旻。

"不可能的,你个自恋的傻逼。"朴智旻一脸冷漠。

"哦。"田柾国失落地垂下头去,"不仅女生不喜欢我,喜欢男生的男生也不喜欢我吗?"

说完还吸了吸发红的鼻子,似乎下一秒就要嘤嘤嘤地哭出来了。

朴智旻开始觉得眼前人傻气得可爱了,对方并没有多纠结他异于常人的性取向的问题,这让朴智旻感受到一种阔别已久的接纳和包容。

"你以后肯定会变得受欢迎的。"朴智旻挺直腰板向垂着头闷闷不乐的人承诺道。

"真的吗?"田柾国的声音里没多少信心。

"嗯。"朴智旻坚定地点了点头。

他总是如此,对自己坚信的,绝不疑。

02

如果他们一直在彼此身边陪伴下去,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纯粹许多,少年如果永远用那样澄澈坦荡的眼神望着朴智旻,那目光绝对会涤洗尽朴智旻心中所有微弱希冀的可能性。但事实是,他们在各自长大的经历中,并没有成为自己想象中的纯粹的人,更别说那份被分别和时间发酵的隐秘而酸涩浓厚起来的情愫。

朴智旻没能继续和田柾国一起上初中和高中,他错过了对方真正成长的阶段,在离别的岁月中,他脑海里的对方一直是那个傻气的,纯真的,善良又有点娇气的,渴望受欢迎的小男孩。

真心包容和接受。

每每想起这点都让朴智旻动容,在自己的故乡,他从未觉得自己被接纳过,在异乡漂流已久后心中的被排斥感更甚,他是如此渴望那个记忆里的小男孩带给自己的归属感,那让在记忆里本该冷漠的故乡都变得滚烫起来。

朴智旻不知道自己是否满意自己所看到的,他从未怀疑过对方会蜕变成受欢迎的惊艳模样,但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从对方艳眼里看见熟悉的神情。

田柾国见到朴智旻的反应就大多了,他皱着脸努力回忆着记忆里那个带着牙套的丑小孩,实在是找不到和眼前的人重合的地方,于是田柾国爽快地一巴掌拍到朴智旻的瘦窄身板上,笑出一排牙:

“没想到你变得好看不少嘛。”

朴智旻不咸不淡地挥开搭在肩上的手,若有所思道:“你也是。”

“变得受欢迎了吧?”朴智旻看向对方身旁的女生,微笑起来。

03

他们当然不会在一起,在重逢前朴智旻在心底告诉过自己很多次,田柾国看着就是一副蠢直男样,他们之间不可能有任何可能的。

但如果能被抑制,又怎么会被称作期许呢?

在漫长的异乡漂流的时光中他设想过无数种当初那个可爱的小傻逼成长后的模样,是否他的眼中还会一如记忆里一样无垢。他只是不能,不能不去遐想他们间的浪漫的可能,也许是孤独泡的他头脑发涨,所以才会冒出一个个包裹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肥皂泡泡。

所幸很快就被戳破了,朴智旻脑子里的水也排完了。

04

"虽然说我知道你受欢迎啦。"朴智旻用手遮住刺目的阳光,白皙的手指滑出过长的条纹衣袖,"但是这也太夸张了吧?"

说着皱着眉瞪着远处尖叫的一群女生,踢了踢一旁站定姿势拉开弓搭上箭准备训练的田柾国的小腿,"你让我来你们学校参观运动会就是让我听你的迷妹的声音有多大是吗?"

"哈?"田柾国眯起一只眼睛瞄准远处的箭靶,被踢到的小腿纹丝不动,手里拉开的弦绷的稳稳的,深呼吸一口后坚定地松开,目视着箭直直地破空而去后田柾国才回过头对身旁的朴智旻挑了挑眉,"你这么计较我受不受女生欢迎干嘛?嫉妒啦?可你不是喜欢男生吗?"

朴智旻在强烈到令人目眩的阳光下眯起眼费力地眨了眨,想要把远处的结果看清楚,没理田柾国的话。

田柾国看着身旁人一脸认真地盯着远处的模样,觉得好笑,一把勾过他的肩往阴影处的休息区带。

"不用看了。"

"什么?"朴智旻没好气地回嘴,"你这么肯定能中靶吗?"

说完尖锐的哨声划破了闷热的空气,然后是裁判大声的宣布:

"十环!"

朴智旻瞪大了眼睛,田柾国笑嘻嘻地接着道:"怎么可能,只是觉得中不了也没关系而已。"

朴智旻垂下头去,没再说话,跟着田柾国走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脏在刚刚一瞬运转得有多快,极速泵血后留下的余温还氤氲在他的心房。

他还是他,那个无论做什么事都如此认真执着,尽力做到最好的黄金男孩。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受欢迎啊,朴智旻无奈地笑了,脑海里又浮现哪张小傻逼的哭唧唧脸,笑得更大声了。

"你不要突然吓我啊!"田柾国被朴智旻爆出的笑声惊到了,回头瞪了对方一眼,"有什么好笑的吗?"

"没什么。"朴智旻冲田柾国摆了摆藏在长衣袖下的手,仍是笑着,声音轻飘飘的,"你还记得你以前问过的问题吗?"

‘你会不会喜欢上我啊?'

会的,当然会的。朴智旻现在可以微笑着回答记忆里那双可爱的期待的晶晶亮的黑眼睛。

“什么问题?”田柾国疑惑地反问。

“不,没什么。”朴智旻垂下眼。

但是现在眼前的人早已不是记忆里的男孩了。

05

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总会褪去过去的壳,也许被剥离下的有许多珍贵的美好的纯净,但那是成长所必须的代价。朴智旻知道自己要求田柾国还带着记忆里那个天真的男孩的无垢眼神是一种强人所难,但还是忍不住那么渴望着。

"我真贪心。"朴智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手机屏幕被一次次按亮,手指却犹豫着让它再次暗下去,朴智旻迟迟没能对着那个熟悉的名字按下拨通键。

他和女朋友刚分手,他现在急需安慰。

所以就想趁虚而入吗?

朴智旻耷拉下头,埋进自己的臂膀里,收紧了抱住膝头的手。

凝重孤独的黑暗里只剩下他的叹息回荡在空旷的偌大房间。

他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

明明在心里一遍遍提醒着自己不要跟直男纠缠过深,无论他们之间能亲密到何种模糊关系的程度,那也只是错觉,和真正的爱情无关。

是的,即便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事实如此,朴智旻还是毅然决然地打了电话,开始了他一生执念的蔓延,痴缠入骨,痛苦难耐。

老实说田柾国还是蛮感谢朴智旻的陪伴的,那支撑着他走过一段艰难的岁月,但是他无以回报对方期许的。

"如果我还是当初那个对性取向没什么概念的男孩,我会爱上他吗?"

田柾国常常这么问自己,朴智旻很好,好到田柾国可以为他做任何他希望他做的,就算是吻或者拥抱,但他不会想要主动去吻他,也不会想要和他做爱,尽管如果朴智旻要求的话他绝不会犹豫。

可是他们都知道田柾国本身并不渴望这个。

这就是他们陷入的僵局。

06

他见过朴智旻在他乡的情人,对方是个特别执着的法国男人,直接追着朴智旻跨过了大西洋来到了异国。

说实话,听着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像只金毛一样围着朴智旻用蹩脚的韩语讨好着他时,田柾国真的很想笑出来,尤其在他听到那句腻死人的情话时,不得不感叹法国人是天生的情人。

“我能从你微笑的嘴角吮吻出糖汁!可为什么你不再向我展现它们了呢?”Dominique是真心喜爱着这个亚裔男孩,喜欢对方柔软的身体和同样柔软的眼神,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对方会如此坚定地拒绝自己——虽然他们确实分手了,可是嘿,谁不会和前任有过藕断丝连的好几段过往呢?再说他可是个出色的情人。但他惊喜地发现他也很喜欢对方白嫩的脸颊上浮现的强硬表情,那让那张不大的瘦削的脸看上去凌冽了许多,另一种不同于甘甜的笑容的魅力。

朴智旻没好气地瞪了眼在一旁捂着嘴憋笑的田柾国,碍于自己并不优越的身高不得不抬起头望进Dominique可怜巴巴的湿润的绿色狗狗眼,努力板起脸对自己的旧情人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一旁偷笑的田柾国僵住了,笑声卡在喉咙里,挤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哦?”Dominique挑了挑眉,扫到眼前人身后僵硬的人影,指向田柾国,眼神却仍紧缩在眼前的朴智旻身上调笑道:“是他吗?”

朴智旻昂着头,表情平静地望着Dominique,甜腻的声线头一次听上去苦不堪言。

“是的,我爱他。”

田柾国瞪大了双眼,他从来不知道那三个字可以如此轻易地吐露出口,他对待感情太过慎重,或者太过吝啬,他的每一任女友都没有听到他说出这三个字的殊荣,久而久之他几乎快忘了。

原来爱情并不是件需要再三考虑才能交付的沉重珍宝。
它只是一瞬的电光火石和义无反顾。

朴智旻的声音很轻,那听上去也并不绝望,反而带着释然的轻松,田柾国不了解,对于那样的既定的结局,朴智旻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接受的?他也从没想过去了解过,他想起自己每一任女友,想到分手时她们脸上或狰狞或麻木的悲伤和苦痛,如果得而复失已经痛苦至此,那么对于这段注定无果的单恋抱有期望的朴智旻又承受着怎样的悲伤呢?

田柾国不相信他的心情会和他的语气一样轻松。

Dominique为曾经的爱人脸上少有的执拗叹了口气,肩膀彻底塌了下来,愁眉苦脸道:“如果这是你坚持的选择的话。”

“谢谢。”朴智旻松了口气,笑了起来,他还是很喜欢这位好好先生的。

“所以我现在能吻你吗?”

“不能。”

好吧,也没有那么好好先生。

送走了不期而至的外国来客,田柾国和朴智旻之间的气氛变得稍许尴尬,田柾国看着朴智旻目送完前情人离开后关上门回到客厅,两人就这样静静地伫立在客厅里,谁都没说话,一时间朴智旻家偌大的房间里充斥着压抑的沉默。

“我,我要走了。”田柾国现在的心很乱,要说他对朴智旻刚刚的行为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但他也不明白心里躁动着的莫名情愫是什么,他现在只想回到自己的公寓里好好想清楚。

朴智旻低着头,没有挽留,只是抱紧了自己的臂膀,锐利的锁骨线条滑出宽松的黑白条纹衫,田柾国蓦然意识到对方比记忆里瘦了许多。

为什么一开始没注意到呢?

田柾国一边在心底问着自己,一边失神地逃离朴智旻家。

07

It’s so easy to fall in love.

08

“喂。”

田柾国仓皇的脚步顿住了,转过身就看见朴智旻伶仃消瘦的身影倚靠在门旁,过长的额发盖住眼睛,田柾国猜那里面肯定藏了许多他不明白的复杂心绪。

“什么?”他问道。

“今晚,就,就不能留下来吗?”田柾国突然能理解那个法国男人夸张的比喻了,因为朴智旻恳求的声音真的像融化的糖水一样烫着他的耳朵和怦怦跳的心脏。

“你知道我会为你做任何事的。”田柾国摇了摇头,示意他可以不用那么低声下气的语气恳求自己。

朴智旻的脸色却苍白起来,扯开个虚弱的笑容:“我只想知道你想不想。”

田柾国把自己的脑子翻来覆去搜刮了好几遍,那些理性思考的脑细胞似乎一瞬间被那甜蜜的糖水蒸发了,整理不出一条拒绝的理由,于是田柾国笑了起来。

“我想。”

09

“我可能依旧不想操你。”

朴智旻翻了个白眼把属于田柾国的那份早餐递到他面前,顺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下出声人乱糟糟的发顶,教训道:"谁叫你在神圣的餐桌旁说这种话的?"

田柾国咬了咬嘴唇,抬起头一脸真诚地望着给自己做早餐的人,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倒是和当年一模一样。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你知道的,我从没和同性交往过,我觉得我可能迈不过这个槛。"说完后还苦恼地皱起了脸。

朴智旻很不客气地直接为他纠结的单纯问题笑出了声,恍惚他觉得对方其实并没有变,还是记忆里那个傻的可爱的男孩。

"那这样呢?"朴智旻笑着勾过田柾国的脖子逼着他昂起头接受自己的亲吻。

转瞬而逝的温软触感离开后田柾国眨了眨眼睛,脸上微微泛红,诚实道:

"不讨厌。"

"那么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其他的。"朴智旻笑得不怀好意。

"现在,让我们吃早餐。"

将来的交给将来。






























评论(2)
热度(32)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