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正泰】限制级罗曼史 CH6

套路的恶俗爱情喜剧

 

毒舌基佬死傲娇蹭得累富二代x伪屌丝直男不良男高(因为金泰亨这张脸你告诉我怎么屌丝的起来)

 

想虐都虐不起来的甜腻酸臭的恋爱故事


前文链接

CH1

CH2

CH3

CH4

CH5



23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一般会谈论些什么?

 

“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金泰亨抱紧膝盖垂下头,整个人在朴智旻床上缩成一团,低沉的声音闷闷地抱怨道:“我真的不擅长这个,你也得承认这个不是吗?想想那些离我而去的姑娘们。"

 

朴智旻本想安慰对方,但转念一想对方的话,终究只是悠悠叹气。

 

"我不是什么诗人。"金泰亨自暴自弃的抱怨听上去几乎像是撒娇了,粗哑的声线也遮不住那委屈到冒泡的语气,"也没办法对那玩意做出多详细浪漫的分析,我就只是——"

 

"知道自己爱他?"朴智旻放下扶额的手,眉头舒展,一脸无奈,"我知道你也不可能说得出更多了。"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起这一切是如何发生,如何转变的,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然后就变成那样了。"

 

变成无法挽回也无法更近一步的那样了。

 

"为什么不问问他呢?"

 

"这很丢脸。"

 

"但你知道有些事是和年龄无关的。"

 

金泰亨愣了愣,从膝盖上抬起脸望向朴智旻,眨了眨眼,确认了对方脸上的认真后再次低下头。

 

"你说的对。"

 

24

 

田柾国这辈子最害怕的一句魔咒大概就是"我们需要谈谈。"说真的,他已经成年了,但是金硕珍和其他人老是喜欢把他当成幼儿园在读的小姑娘——就那种会因为隔壁班的小女生更讨自己暗恋的男老师的喜欢而去撕对方裙子的那种,动不动就说"我们需要谈谈",但实际上总是不给田柾国"谈谈"的机会,单纯让他挨训而已。

 

"难道你不是吗?"金泰亨瞪大双眼瞧着田柾国,脸上是真诚的震惊,"我是说小姑娘那个,不是说怀疑你真的会去撕别人的小裙子——你没干过吧?"

 

田柾国干瞪着眼,生无可恋地选择闭嘴,然后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

 

金泰亨却不依不饶,往沙发上的田柾国那挤了挤,贴的更近,痛诉着对方一件件,一桩桩黑历史坚强地继续论证自己的观点,最后总结道:

 

"你不就喜欢大家像照顾小女孩一样照顾你吗?"

 

"嘿,那不一样。"田柾国蹙起眉瞪向身旁的金泰亨,在对方迷惑的眼神中一本正经地解释起来:"我喜欢大家照顾我,但是是把我看作成年人的那种。"

 

金泰亨张了张嘴,然后果断闭上,说实在的,他已经习惯对方槽点无数不知从何吐起的思路了。

 

末了只能憋出一句:

 

"要求这么苛刻的吗?真是任性。"

 

"那你要和我这个任性的成年人谈点什么呢?"田柾国双手插胸眯起眼,"还记得是你说的'我们需要谈谈’吗?"

 

金泰亨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挫败地向后靠去,瘫陷进柔软的沙发里,眉目低垂,低落的声音听上去比平时更为嘶哑,金泰亨犹豫着轻声问道:

 

"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一般谈论些什么呢?"

 

 

26

 

 

伤害或者慰藉,疼痛和喜悦,欢乐和眼泪,被冷落时的郁闷烦躁,孤独时给予的陪伴带来的感动,还要很多很多只是因为一个人,就不断被拨乱的心弦震颤出的紊乱思绪。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总会有谈论不完的话题,有太多太多的细节足以赘述了,毕竟只要心里装下一个人,有关他的全部就会蔓延至塞满整个心房。

 

金泰亨的记忆宫殿里也寄存着许许多多关于田柾国的细小碎片。他的耳洞,发根处的洗发水香味,他爱戴的耳环,他经常缠在脖子上的项带,他微笑的弧度,唇肉间展露的兔牙。

 

每一帧画面都清晰无比,如数家珍。

 

清晰到金泰亨觉得自己的大脑内存快不够了,因为他已经竭尽所能地把田柾国之外无关的回忆删除了。

 

说起来他上个女友耳垂上是不是有颗痣来着?

想不起来了,反正他现在只知道小少爷现在的耳朵上有多少个耳洞。

 

"所以我们就只是——"金泰亨绞尽脑汁思索着合适的词句和字眼来形容,好看的脸蛋都皱到一起,"像所有笨蛋白痴情侣一样谈些关于你那备受穿刺折磨的耳朵和我脸上有多少颗痣这种无聊的话题?"

 

田柾国挑了挑眉,笑道:"不然嘞?"

 

金泰亨沉下脸,觉得自己被耍了。

 

"好吧,我应该再说的更明确一点的。"金泰亨错开田柾国带笑的目光,视线因躁动的心绪而胡乱飘忽着,"只有两情相悦才称得上爱情吗?"

 

天呐这个酸溜溜的语调让他听上去真像个怨妇,上帝保佑他刚才一定没有哽咽吧?!一定没有吧!!!

 

田柾国的眉挑的更高了,一脸莫名其妙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就——"被小少爷一步步紧逼着靠近的金泰亨慌乱地烧起脸来,心虚的视线还是不敢对上田柾国的,回答的音量也小了下去:"关于金硕珍,你想谈谈吗?"

 

"啊。"田柾国垂下眼打量着被困在自己和沙发之间的满脸通红的金泰亨,笑了出来,"正好,这次我也想谈谈了。"

 

27

 

只有两情相悦才能称之为爱情吗?

 

当然不是。

 

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心意相通的真爱。而只要是为任何人,任何事单纯地倾覆所有的热忱和激情的义无反顾,我们都可以称之为爱情。

 

田柾国对金硕珍也是这样。

好吧,加个过去式。

 

那怎么不会是爱情呢?所有青春期夜晚的辗转难眠都是献给他的,所有年少朦胧模糊的心悸和感动都是关于他的,所有的自我怀疑,所有的自我厌弃,所有在此之后的努力和改变,都曾是与他紧紧相连的。

 

这当然是爱情。

 

属于那个遇到金泰亨之前的少年的,一个人的,无果的爱情。

 

"他曾是我的世界。"田柾国叹息着轻咏道,仿佛吐露出的不是一个青涩少年的懵懂爱恋,而是造物对于造物主的称颂赞扬,"是支撑我活下去的条件和动力。我爱他,就想人类爱水和空气一样理所当然。"

 

金泰亨微微张大双眼,他说过了,小少爷对于爱的细腻浪漫的解读总是一次次让他触动,同时再次感叹自己果然只是个糙汉,嘴笨的那种。

 

"那我呢?"

好吧,嘴笨加善妒,他真的完了。

 

小少爷依旧抱着胸,没说话,只是凑的更近,金泰亨紧张地瞪着猛地凑近的脸,两只眼睛都快瞧成斗鸡眼,慌慌张张道:

 

"你想干嘛?"

 

田柾国眨了眨眼,眉毛紧皱,看上去是金泰亨不熟悉的偶尔正常且认真的模样。

 

"你鼻子尖底下有颗痣。"

 

小少爷冷不丁道。

 

金泰亨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会等到这个答案,眨了眨回过神后爆出一串大笑。

 

"你就想说这个?"

 

"嗯。"田柾国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确认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这我当然知道。"金泰亨摊了摊手,翻着眼道:"但它和我们谈论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你真的特别不喜欢它?"

 

 

田柾国盯着金泰亨看了一会儿,金泰亨一脸无辜地回望,最后田柾国眉头一抽,别过脸直叹气。

 

"死直男真的什么都靠不住。"

 

"你在嘟囔我什么坏话?"金泰亨不高兴地皱起眉瞪着田柾国。

 

"我说。"田柾国转过脸,收起了假正经的表情,拿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阖上眼长叹:“但是我不知道他脸上有没有痣,以及长在哪里,因为我不在乎,也不想为此去费心思。”

 

金泰亨抖了抖,瞳仁颤动,鼻尖一酸。

他都有点受不了自己了,这情话并不高级,也没那么浪漫——等等,这其实甚至都称不上情话吧?但他就是不受控制地生出想为此去落泪,去哭泣的冲动。

 

他是空气,阳光,和水。

但你才是我想与之朝夕相对,共枕而眠,以及没事数着脸上的痣玩的人。

 

田柾国温柔地望着眼前人发红的眼眶,捏住对方尖俏的下巴吻上那滚烫的眼角。

 

眼睫拂过嘴唇时轻柔的感触如此轻盈美好。

 

田柾国觉得他脑子里大概又要装下份无聊的琐碎回忆,但他一点都不介意为爱人浓密的睫毛挪出属于其他人和其他事的位置。

 

28

 

 

金硕珍当然知道田柾国喜欢他,而且那可能是青涩懵懂的少年第一次的倾心。

 

但他知道自己无法回应这份感情,同时他也知道这份感情并无益处。

 

他没办法让田柾国再成长了,或者说,正是因为他,田柾国才无法再成长了。他一手带大的孩子快要被自己宠坏了,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他必须选择离开,这并不是因为逃避和不在乎,他当然在乎田柾国,在意的不行,所以在离开前,他给田柾国找了个适合他的老师。

 

无论有没有爱情降临,他很确信金泰亨会教给田柾国一些东西的。

 

 

事实上,他最终所看到的让他大喜过望。

呃,但是略微尴尬的重逢确实在他的意料之外,不过这小小的不和谐音完全可以一笔带过,更何况这是他的过失,他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总之,能看见一个更好的田柾国,溢于言表的感动真的快要顺着他的眼角淌下了。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会谈论什么?

 

对从未置身其中的金硕珍而言,最重要的是成长,是你在那个人身上学到的东西,以及那些东西是怎么推动你走的更远的。田柾国对他的爱情最大的悲哀之处莫过于此,这份爱情没办法让田柾国学到更多,哪怕他给予回应了也一样。

 

所以他再次庆幸起自己把金泰亨带到田柾国身边的决定。


评论(1)
热度(63)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