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泰正泰】Venus in Fur CH4(完结)

配对:♂!V/田柾国/♁!V

分级:NC-21

警告:underage 单方性转 GB性行为暗示有 互攻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和毛皮里的维纳斯和茶花女和言叶之庭的混乱AU,算是my dirty little puppy的正式重写

 

少夫和他的危险妻子的故事

Mafia X 男高

 

造型参考: DNA( V)和早期黑发幼果

本章有轻微allV暗示(我是不是说过不搞总受来着,算了,我自己打脸

前文链接:CH1 CH2 CH3

14

 

说到西西里,你会想到什么?

 

热情的阳光和敞着小麦色胸口的女郎?拍打上礁石的白色浪涛和滚烫的热浪?咸涩的海风和被风吹起的乌黑卷发?

 

事实上,对于之前从未来过这片位于地中海的小岛的田柾国来说,提到西西里,他只能想到和玛莲娜有关的美丽传说。

 

但如果你现在问他提到西西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什么的话。

 

 

就只有黑手党。

还有V。

 

 

15

 

"所以,能告诉我关于你的wonderland奇遇吗?"闵玧其揶揄地笑着,眼睛不怀好意地眯起,轻声道:" Mr. Alice?"

 

"别再取笑我了。"田柾国笑了笑,嗔怒地将手中的枕头向闵玧其砸去,佯装生气道。

 

"介于你甚至都没有通知我,就这么早决定了人生大事。"闵玧其皱起眉,扫了眼田柾国手上的银戒,一本正经道:"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和权力好好挖苦你一番的。"

 

田柾国无话可说,沉默片刻,认输地叹了口气。

 

 

 

 

其实不止闵玧其和其他人,包括他本人,都对于自己这么早——刚满合法年龄,就匆匆地结了婚的事实震惊不已,更让人震惊的是他甚至在让他的婚姻合法前,就已经以未成年在读高中生的身份和自己的妻子举行婚礼了。

 

而闵玧其当初接到婚礼邀请时的第一反应是直接把那张请柬摔在了田柾国脸上。

 

田柾国躲都没躲。

 

"你他妈认真的?"闵玧其脑门青筋直跳,气到两眼发黑,揪住自己弟弟的衣领死命摇晃着,面色不善,语气更不善:"结婚?你才多大?而且还是和那种女人?"

 

田柾国直到听到最后一个质问才不满地蹙起眉,瞪着几乎算是看自己长大的同父异母的哥哥,一字一句地郑重道:" V不是什么'那种女人'。"

 

闵玧其气极反笑,黑着脸松开了拽着田柾国衣领的手,在看到弟弟脸上被硬纸片砸出的红痕后眼底滑过一丝不忍,但在看到田柾国脸上坚定到固执的表情后还是忍不住冷哼着嘲讽道:"你这么帮着她说话,她和别的男人上床时会不会想到你的好呢——"

 

尾音还没说出口就被破风而来的凌厉拳头砸到咬碎在嘴里,闵玧其不可置信地瞪大眼望着脸色阴沉下来的弟弟。

 

"操你的!你他妈居然打我?!"为了一个荡妇?

 

"不准。"田柾国从过长的刘海下露出的左眼阴鸷地盯着闵玧其,语气冰冷道:"不准再那么说她。"

 

从小到大没被弟弟顶撞过的闵玧其接受不了对方来势汹汹的叛逆,一时暴脾气上来,脑子一热也是一拳砸了回去。

 

"够了!就算是作为青春期为爱犯浑的傻小子,你他妈也太过了!"

 

 

 

鼻梁处传来热辣的痛意,田柾国不以为然地抹了把淌下的鼻血,脸上的坚毅没有一丝动摇,认真地反问道:"你不是也说过我们对她并不了解不是吗?"

 

"我那是特地胡扯给你听的。"闵玧其翻了个白眼,"让你不至于像个知道圣诞老人和牙仙并不存在的小姑娘一样心碎死掉。"

 

"所以你也相信她是人们口中说的那样。"

 

"不。"闵玧其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一头白毛,"她就是我所看到的那个样子,不是吗?而她看上去就是个十足的婊——我不说了,你他妈把拳头放下。"

 

田柾国这才沉着脸放下了举起的右手。

 

"那,很不幸地,我得告诉你,你和绝大多数人的看法都是错的。"

 

"怎么?"闵玧其挑起眉,为田柾国突然得意起来的语气感到不解,"难道你很了解她吗?"

 

"当然。"田柾国抬起自己的左手,在闵玧其眼前张开五指,生怕对方看不见那枚戒指,就差把无名指怼到对方眼睛里了,"作为她即将的丈夫,我当然比你们都了解她。"

 

闵玧其嗤笑,等着田柾国继续说下去,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听到一个小姑娘自己臆想出的,用来安慰自己的完美童话——毕竟从小长大在他眼里长大的田柾国就是个爱幻想的小姑娘,还是承受不了悲剧结局的那种。

 

"她可是黑手党。"

 

闵玧其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小女孩的幻想已经朝着《教父》的方向滑去了。

 

"你确定不是电影看多了?"闵玧其不确定他的声调是不是太尖了,才导致话语中的刻薄如此暴露。

 

"我就知道说了你也不会信。"田柾国纵使叹息着也掩盖不住眉眼间的兴奋雀跃,"不过没关系,只要我知道就好了。"

 

闵玧其看他一副陷入爱情的蠢样气到捶胸顿足,但也知道于事无补,只能随对方去。

 

 

 

 

至于他在弟弟的婚礼上遇到朴智旻,并在和那个与V来自同一世界的男人相识相恋后,才迟钝地意识到田柾国说的都是真的。

 

为了弥补与朴智旻相遇前的空白,以及更深地了解对方的世界,好吧,再顺便关怀下弟弟的婚后生活。无论怎么想,闵玧其都觉得自己有充足的理由问问对方在结婚后去了西西里岛的经历。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掉进兔子洞后的冒险了吗?爱丽丝先生?"

 

"别那么叫我啦!"

 

"那爱丽丝小姐?"

 

"。。。。。。。"田柾国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后重新开口,"就只是,别说话,听我说。"

 

 

16

 

田柾国强烈怀疑自己"爱丽丝"的称呼是被朴智旻泄露给闵玧其的。

 

V身边的所有人都觉得他跟那个误入不属于自己的时间的小姑娘一模一样,都喜欢在背后那么叫他,久而久之连V都开始喜欢这么叫他了。

 

“My little Alice。”

 

“不,停下,别这样。”田柾国无力地捂住自己发红发烫的脸,在妻子调戏的低沉笑声中深觉无地自容。

 

但至少他的适应能力也和爱丽丝一样好,这是田柾国唯一不会抱怨的了。

 

V从来没想跟他隐瞒什么,这从很久前见到那具室内的男人的尸体起田柾国就知道,他无法不被对方这毫无保留的信任所打动,不过显然不是所有人都跟V一样能毫无芥蒂地接受他。

 

 

 

“Bend your kneels.”

 

几乎是在感受到抵上后脑勺的冰凉坚硬的枪管后田柾国就立即顺从地举起双手,缓缓地屈膝跪地,同时在心底无奈地叹气。

 

“你就这么不喜欢他?”V皱着眉从阴影中走出,双手插在胸前,不满地瞪着站在田柾国身后举着枪对准他丈夫脑袋的金南俊。

 

“我只是没办法信任他。”金南俊没有看向V,径自跪下身开始搜田柾国的身。

 

这种戏码每天都要上演一次。

 

“他不是外人。”V依旧第无数次地尝试说服偏执的下属,无力地重复那说烂的辩词;“他是我的丈夫,记得吗?”

 

金南俊的动作僵了僵,快到田柾国都后知后觉。

 

“这和他是外人并不冲突。”

 

“真是服了你了。”V头疼地扶额叹息。

 

 

过了金南俊的这一关,田柾国就迎来了属于爱丽丝的第二道考验,也是他真正不爽的。

 

是的,金南俊的日常找茬除了烦了点以外田柾国并没觉得有什么,郑号锡才是那个真正膈应他的,膈应到他一想到就气堵。

 

而对于前任和现任的修罗场,V一直都是无能为力的。

 

对,郑号锡是她的旧情人,当然如果单单只是这一层身份,田柾国也不会那么耿耿于怀,毕竟当初他还以为V有一火车情人呢。但是,郑号锡对于V而言显然不是那种浮于皮肉交缠的露水情人。

 

郑号锡也知道V的本名。

这才是田柾国最介意的。

 

“那只是个名字。”V想了想,最后只能这么开解自己的小丈夫,“就跟V一样,只是个该死的称呼而已。”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啊! V快崩溃了,瞥了眼对方脸上严肃的神情后在心底抓狂道。

 

这又戳到了他哪个古怪的小女生情结啊!!!

 

“听着,只要能搞到我的证件,所有人都能知道我的本名好吗?它就真的,只是个名字而已啊!”

 

“那是你的名字!而我以为那只属于我和你。”

 

靠。

总是无意间灼烫到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的,来自她年幼丈夫的天真赤诚。

 

V不禁红透了脸,一脸纯情的幼齿相说这种情话真让人把持不住。

 

"行。" V在田柾国澄澈的双眼下可耻地妥协了,"下次郑号锡再叫我金泰亨我就揍他。"

 

第二关顺利通过。

 

 

第三关,呃,算不上是针对田柾国的考验。

 

但他也无力招架。

幸运的是,他有为他披荆斩棘的爱人。

 

 

 

"他不属于这。"金硕珍皱紧眉头,不赞同地瞪了眼V,"看在你早死的良心的份上,他被你拐带的时候甚至没有成年。"

 

"那又怎样?" V不以为然地抬起眼皮乜了金硕珍一眼,"我做的犯法事多了去了,也不差诱拐未成年。"

 

说着V像想到什么一样顿了顿,慎重地接着开口:"和未成年上床犯法吗?"

 

金硕珍愣了愣,直觉地警惕起来:"你是指他操你还是你操他?"

 

"呃。" V的视线飘忽起来,心虚地轻声道:" Both?"

 

"算了。"金硕珍后悔自己问了这么个蠢问题,"反正就他对你的感情,你们之间肯定构不成强(防和谐)谐奸。"

 

金硕珍顿了顿,望向站在一旁的V,脸上带着真切的关怀和忧虑,继续开口道:"我真正担心的不是这个——你做的缺德事够多了,牢底坐穿也不差这一条,我是想说,他不属于这,所以他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所以他总有一天会离开你。

 

V望进金硕珍担忧的眼神里,她明白,对方是真的在为自己考虑。

 

但她不需要。

 

"谢谢。" V笑着吻了吻自己的戒指,柔声道:"这可是我自己选择的爱情,我对此信心十足。"

 

我信任他,不止说说而已。

 

我甘愿在他身上堵上婚姻,爱情,以及我的余生,我的整个世界。

 

金硕珍看到女人眼里熠熠生辉的坚定光亮,明白他们两人间早已没有外人置喙的余地,于是他只是笑了笑,说道:

 

"你的运气一向很好,那就不需要我祝福了。"

 

 

 

 

田柾国能感受到自己慢慢地在这个世界里找到了归属感——也可能是因为身边人就是自己的归属。而尽管艰难,尽管缓慢,这里的人也在慢慢接受他,认可他的存在和介入。

 

田柾国知道那是由于V的不懈努力。

V是真心想向他分享自己的世界,不然她也不会特地带田柾国会西西里的家族本部,不然也不会明里暗里为整个家族人能早日接受自己而费心费力。

 

为了一点点接近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的人,这些考验无疑都是值得的。

 

 

 

17

 

V选择嫁给自己选择的爱情。

 

那对红丝绒礼盒里的银戒承载着她对于爱情和婚姻的幻想,在她目不转睛地瞧了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孩整整一个月之后,她就毫不犹豫地把戒指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并下决心在不久后将剩下的一只戴到男孩的手上。

 

她遇到了确信无疑的爱情,在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时她就意识到了。

 

而她甘愿为此倾尽所有。

 

事实证明田柾国也确实值得她的所有。

 

 

FIN

评论(8)
热度(39)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