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正泰】Six pieds sous terre | 至死无谅 CH6

Six pieds sous terre | 至死无谅 CH6

*出自《摇滚莫扎特》里的歌曲
意为Six feet under,六尺之下,西方俚语,引申为死后之意

双cp,正泰+泰正(注:考虑到篇幅问题,本篇里的泰正线已另开一篇文连载(《Shadow Preacher》)

配对:A!田柾国/O!V(新贵族X交际花)
O!金泰亨/无abo性别! JK(军官X武器)
微量A!田柾国/ O!金泰亨
分级: NC-21

警告: abo私设有( abo和男女皆为天生性别,都重要)

生子有

Rape/ non-con有

Dub-con有

路人插入性行为描写有

Underage抹布强暴提及

女装有

架空混合背景,假借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AU

前文链接:CH1~CH5

我终于写到点题了!!!!敲(为什么搞个脆皮鸭会这么累,再也不搞正经文学了

Part 5 海上旧客

 

00

 

 

某一个时刻V曾经渴望过生育,渴望一个幼小的个体的稚嫩的双足轻抚他的手心,但那和任何一个突如其来的时刻一样,只是一种短暂的,不带任何暗示性的渴望,他并不想为一个陌生的个体消耗自己的生命。

 

但只是,只是偶尔,会觉得有了为之而生的正常的目标真的好幸福。毕竟那个目标是如此接近通常意义上的未来,而那正是他一直所渴求的。

他希望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无比渴望。

 

 

多娜是个意外,但是是好的那种,至少V在一开始是那么觉得的,那时的他对这孩子能带来的灾厄一无所知。

 

01

 

重回笼星屋比V想象中艰难多了,得益于他成为田柾国的情妇后依旧活跃的社交频率,所有人都知道他见不得光的情人身份。

 

以及他身后的那个孩子。

 

V开始觉得这是个错误了。

 

 

"我觉得我快受不了了。"濒临崩溃的V绝望地揪紧了金硕珍的衣袖,哆嗦着指着身后的门板里传来的尖锐哭叫,"她一直在哭,我不能——”

 

V重重地抽噎了一声,“我不能放她出去,她已经足够大了,她太懂事也太聪明了,那群贵妇自以为委婉的议论全都会被她听进脑子里,她现在吵着要见她的父亲——我没办法。”

 

“你冷静一点。”金硕珍搀扶着V不正常地颤抖的身躯,在看到对方恍惚的眼神和脸上的酡红后忍不住蹙起了眉,“你喝酒了?”

 

“我没办法。”V捂住脸,哽咽着悲鸣,“我没办法睡着,梦里都是那孩子的哭泣声,我快疯了,酒精才能暂时麻痹那些尖叫带来的锐痛你懂吗?”

 

金硕珍面色复杂地盯着V眼下的黛青,愧疚地抱住了对方,长叹了口气:“我很抱歉,我们欠你的,你本应值得更好的生活的。”

 

V埋进金硕珍的胸膛,终于低声哭泣起来。

 

02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的那么快,那么让人猝不及防。

 

 

V在看见那个不该出现在大厅中央的男人时,过往的羞耻与惊惧从天灵盖倾斜而下,那些久远的,阴暗发霉的记忆在他胃里翻滚着,他几乎想扭头就跑,却被叫住了名字。

 

“Where do you wanna go?My little Violet?”

 

V僵硬地立在原地,面上仍维持着礼貌的微笑,艰难地转过身,周围人都在看着,他绝不能在这把笼星屋的招牌砸了。

 

“有什么事吗?”V强迫自己看向走到面前的男人,刻进本能里的害怕还是让他在视线对上男人那双阴鸷而富有玩味的绿眼睛时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没什么事。”男人恶劣地扯起嘴角,露骨的目光像是要在大庭广众下将V扒光一样从头到尾地打量着他,末了直直地伸手一把拽住了V的灰发,凑到对方痛到皱起的脸庞旁嘲讽道:“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小婊子过的怎么样,现在看来他们把你打扮的蛮好看的嘛。”

 

某些他不愿意回想起的破碎片段不受控制地侵占了大脑,象征着绝对权威的男人就像一个梦魇,哪怕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少年,也还是会被它死死地扼住咽喉,除了颤抖地跪着,虚弱地祈祷,哆哆嗦嗦地妥协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V瞪大了涣散的瞳孔,在男人的掌下无助地发着抖。

 

“这才是适合你的表情。”男人满意地笑着,手指粗鲁地扯着V的衬衫领口,“柔软又破碎,别装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们都知道的,你并没有什么用来骄傲的资本不是吗?我的小可怜。”

 

不,不是这样的。

 

V眨了眨被泪水打湿的眼睫,朦胧的视野里全部都是默默开扇掩面或者直接别过头去的贵族与妇人,无力的愤怒在V的心里沉甸甸地坠着,他痛恨这一切,却也无可奈何。

 

在旁人眼里他或许就是个被放弃的渣滓,但是。

 

他已经不是那个只会躺在甲板上悲鸣的男孩了。

 

他已经为自己选择了人生。

 

“放开。”V伸手从男人的手里抢过了自己领口的布料,遮住了裸露的大片脖颈。

 

男人皱了皱眉,“他们还教会了你矜持吗?真可惜,你太廉价了,配不上这副自作尊贵的模样。”

V为男人粗鄙的言语嗤笑了一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靠在海上掠夺的财富和宫里的那位交换了现在的爵位,但我得告诉你——”

眼神恢复清明的V眼底滑过一丝决绝的阴狠,另一只用力握上男人揪住自己头发的手,强硬地冲对方抬起下巴,冷声道:“你和真正的贵族还差的远呢。”

 

男人显然对脱离自己掌控的宠物和情况充满不悦,却也因对方的瞪视而出神了片刻,下意识松开了手,气得涨红了脸骂道:

 

“如果一个海上的公用婊子都能成为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花,凭什么海盗就不能成为真正的贵族?”

 

周围已经有人投过来奇怪的目光,本来转身离开的V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过脸朝男人笑了,半是悲凉,半是倔强。

 

“你错了,我仍是个婊子。”

 

V转回身,毫不留恋地迈开步离开。

 

“所以你也仍是个海盗,而不会成为其他什么别的。”

 

坚定的步伐和声音在瞥见角落里一闪而过的水红色裙摆时戛然而止,V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慌乱地跑了出去。

 

03

 

“她全知道了?”郑号锡吹了吹举起的杯子上氤氲的白色雾气,小心翼翼地啜饮了口滚烫的红茶,用余光扫了眼一旁一脸歉疚的金南俊和金硕珍,瘪了瘪嘴道:“V呢?”

 

“已经快崩溃了。”金南俊疲惫地揉了揉酸痛的额角,叹气道:“不,倒不如说已经崩溃了。他上哪都找不到那孩子。”

 

金硕珍的眼睛已经红了,郑号锡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他最讨厌安慰多愁善感的员工了,连忙发问打断他的情绪酝酿:“朴智旻呢?”

 

金硕珍愣了愣,慢吞吞道:“田柾国家?去找闵玧其了吧应该。”

 

“那多娜就肯定也在田柾国家,你让V放心吧。”

 

“不——,”金硕珍垂下了头,低声道:“我觉得关于这个,他应该已经知道了。”

 

这下轮到郑号锡愣住了,“所以?他崩溃不是因为找不到孩子吗?”

 

“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就好了。”金南俊苦笑着摇了摇头。

 

04

 

“我讨厌你。”

 

说出口后的小姑娘像是还不满意这句话能给自己的生育者带来的伤害,满脸厌恶地重新开口:

 

“我憎恨你。”

 

V伸出的挽留的手僵在了半空。

 

他知道多娜过的并不容易,敏感而早慧的小姑娘对于流言蜚语的承受能力弱的可怕,他知道在他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他的女孩肯定受到过不少中伤,那些悲愤的哭声仍回荡在他的梦里。而多娜一直为他坚持到现在,V为她感到骄傲,直到V亲口承认了那些别人口中传递的事实,那能给一个小姑娘多大的打击呢?

 

现在V知道了。

 

“我爱你。”小姑娘哭泣着抱紧了怀里的毛绒兔子,“可是爱你使我痛苦,你带我来到这世上,我应当感激你,但我又该感激你给我带来的痛苦吗?”

 

“对不起。”V双手掩面地跪在女儿面前,低声哭泣起来。

 

“对不起!V!对不起!”小女孩昂起头,哭到快要背过气,悲恸地用稚嫩的童声喊叫着:“我爱你!可我想选择不去爱你!”

 

女孩飞快地转过身,没再看跪在地上哭泣的男人,以犹豫和不舍追不上的速度逃向了黑暗里。

 

V想要去追,却再一次迟疑了。

 

他为什么要把她留在这个痛苦的源泉处呢?

 

他的好姑娘足够聪明,足够勇敢,她会保护好自己的。

 

这么想着的V站起身,失魂落魄地回到了灯火通明的大厅。

 

 

05

 

爱能予其生,予其死,予其生不如死。

 

我恨你天真的残忍,我爱你残忍得天真。

 

 

明明不必做到如此决绝的地步的,只要他愿意把他的天真和柔软分一点给自己,都不会让自己沦落到现在一无所有的境界。

 

连带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历经苦难后得到的,属于自己的幸福,都失去了。

 

V想,绝望灼尽的眼里只剩下安静的灰烬。

 

我不原谅他。

 

至死都不原谅。

 

也无法原谅爱着他的天真和抱着幻想的自己。

评论(2)
热度(15)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