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正泰】【糖鸡】We don't talk anymore CH2

We don't talk anymore



配对:正泰,糖鸡,国旻,泰旻泰

分级: NC-17

警告:
成人轻喜剧
无节操四人组,疯狂ntr,互相伤害系列,除了结局确定以外啥都不确定

结局正泰,糖鸡

La la land AU

灵感来自国旻合作曲 


前文链接:CH1


07

 

田柾国是被脖子上的瘙痒弄醒的。

 

半梦半醒之间睁开酸痛的眼,抬起沉重的胳膊摁下床头旁的灯光开关,费力地眨了好几下眼适应着强光,视野才慢慢恢复清明,在看见趴在自己身上作乱的人后田柾国的头隐隐作痛起来,起床气让他的声音缺乏耐性和温柔:

 

“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吗?”

 

金泰亨被爱人不善的语气惊得一僵,握着记号笔的手也顿住了,但长期的交往暴露了许多他的爱人的弱点和软肋,所以金泰亨只是委屈地抬起头,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低声发出撒娇般的嘟囔:“对不起。”

 

田柾国长叹一声,放弃般用手背盖住眼睛,泄气地冲金泰亨摆了摆另一只手示意随他去。顺便在心里骂了声自己老是看到金泰亨那张脸就忍不住心软的坏毛病。

 

金泰亨得了便宜立马又在田柾国的脖子上写写画画起来。

 

田柾国紧皱着眉头,终于等金泰亨收回手时不耐地推开身上的人起身向浴室走去。

 

金泰亨只是笑着盖上笔盖,盘腿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浴室亮起的灯光,期待着田柾国出来后的反应。

 

然而他无聊的爱人没能如他所愿做出什么有趣的反应,只是默不作声地关了浴室的灯回到卧室走到衣柜旁掏出一件高领的毛衣套上。

 

金泰亨不满地撇了撇嘴,田柾国关上衣柜门后望见坐在床头一脸不悦的爱人,觉得那人简直幼稚到了令人发笑的程度,田柾国有时候甚至都不能相信金泰亨比他还大两岁。

 

“你不会指望我出门后向所有人展示我脖子上写的东西吧?”田柾国走到床边坐下,几乎是用哄慰小孩的语气跟金泰亨解释起来,“我相信就算没有那个,他们也知道我们的关系。”

 

金泰亨的面色依旧难看,田柾国开始感到对方不可理喻起来,同样身为成年男人,他却始终不能理解金泰亨的想法,开口后忍不住因对方荒谬的固执笑出声:“而且就算写了‘金泰亨的所有物’这种东西又能怎么样?你知道不可能永远那样吧?”

 

金泰亨这才总算有了点反应,皱了皱眉,沉声道:“那就去纹身——”

 

“不,”田柾国笑着摇了摇头,“我是说我们不可能永远是这样的不是吗?”

 

金泰亨愣愣地张大了双眼,喃喃道:“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们不可能永远这样不是吗?”田柾国对这单纯的执拗感到苦手,绞尽脑汁想着能让对方理解同时又不会伤害到对方的说辞:“我不会永远属于你,就像你不会永远属于我一样。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你明白吗?”

 

然而金泰亨还是看上去一副被击碎了的脆弱模样,瞳仁紧缩,声音虚弱道:“那人们为什么要谈恋爱呢?”

 

如果我不能永远属于你,你不能永远属于我。

 

那人们为什么要谈恋爱呢?

 

田柾国为这个问题思索起来,但也没能想到一个合适的答案,只是叹息:“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我知道人们会分手,就像人们会谈恋爱一样。”

 

金泰亨的脸因这话而更苍白起来。

 

08

 

关于闵玧其和朴智旻的相遇相识,也是个巧合。

 

朴智旻喜欢纤细苍白的人像,所以他有很多任年轻的白人男友。他作画时有个自己特殊的癖好,会事先用颜料调好自己满意的人物皮肤颜色,再大块大块地铺涂上画布,最后才用细笔蘸深色来描摹线条。

 

他的不止一任的高纬度人种的白皮肤男友曾吐槽过他,哪怕在北欧,也很少能看到皮肤颜色像朴智旻调出来那样浅的人。

 

“那么北欧之外呢?”朴智旻抬头望向身边的男友,脸上一派天真的执着。

 

金发碧眼的男人被爱人孩子气的反问噎住了,只得耸了耸肩道:“那就更不可能了。”

 

“总会有的。”朴智旻侧过脸,紧紧盯着画布上那片掺了大量乳白色涂抹开的发亮的肉粉色,目光坚定道:“总会有的。”

 

 

不久他的坚持就等来了一份完美的答案。

 

 

“你偷拍我,我看见了。”

 

“那你为什么要等到我拍完了才说?”闵玧其皱着眉抓紧了挂在脖子上的相机,生怕眼前抱臂的男人一个生气就冲上来把自己的宝贝砸了。

 

“那当然是因为我有自己的打算啦。”出乎意料地被偷拍的男人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情,反而笑嘻嘻地冲闵玧其道:“和我恋爱吧。”

 

“什么?”就算是一向冷面的闵玧其都为眼前人的跳脱程度抽了抽嘴角,“你说什么?”

 

“呃。”朴智旻苦恼地点了点下巴,“如果你觉得太唐突了的话,先做我的模特就好。”

 

“如果我不觉得唐突呢?”莫名的冲动催促着闵玧其脱口而出了这种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话。

 

“如果你不觉得——”眼前的男人笑着向他靠近了几步,最后抬起脸将软软的唇瓣贴上了他的嘴角,“那我们现在就该接吻啦。”

09

 

你永远想不明白那些孩子气的天才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毕竟他们是最接近疯子和上帝的存在,而闵玧其自认既不是疯子也不是上帝。

 

他只是个常受灵感枯竭之苦的普通摄影师而已,天可怜见,所以为他送来了朴智旻。

 

他像是长在他的镜头下的,所有让闵玧其头疼的画面色彩和构图都因他的出现而变得协调而融合。初遇时在广场上的匆匆一瞥的电光火石间,他搭在快门上的手指就按耐不住地摁了下去,得到的相片也让他无比满意。

 

闵玧其呆呆地望着相机画面上的男人,周遭的阳光与建筑因画面中央的人的存在看上去是如此的恰如其分。

 

某种注定的宿命感在他的胸膛下剧烈鼓动着,这也是为什么他没能拒绝那位冒失的男人和他冒失的请求。

 

 

交往之后闵玧其渐渐了解到,与自己不同,朴智旻是那种极少受灵感有限之苦的天才,但同时也是难以沟通和理解的任性孩童。

 

最让闵玧其崩溃的是朴智旻会在做爱的时候突然哭出来,得益于他爱人甜腻的声线,朴智旻啼哭起来的声音能比婴孩还刺耳,而闵玧其除了中途结束然后苦着脸安抚对方以外毫无办法,最后得到的真相也让他哭笑不得。

 

“你看上去要融化了。”朴智旻抽泣道,“我是说,你这么白,像雪一样,太热的话化掉了怎么办?”

 

闵玧其想哭。

 

如果只是因为这种事就要葬送自己下半身的性福的话,他愿意去美黑,但是这想法还没来得及萌芽就被朴智旻掐死了。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在现实中找的这么理想的颜色!”朴智旻一脸认真地瞪着闵玧其,“你要是敢去我就分手。”

闵玧其更想哭了。

 

 

好在就算是天才也会有生理需要的,被操到晕头转向后朴智旻就顾不上许多关于白雪会不会融化的问题了。

 

 

10

田柾国其实并不喜欢纠缠过深的关系,他是个洁癖,同时也是个控制欲极强并且保守的人,一段过于亲密的关系总让他有一种暴露自己的不安全感。而且他苦于解决过深的执念,这对双方而言都是禁锢。

 

金泰亨的执念几乎是勒进田柾国骨血的那种,让他喘不过气。

 

田柾国试图找寻这一切的起因,发现又是一次无数无心好意的巧合交织出的错误。

 

别的不说,金泰亨是田柾国交往过的时间最长的一任,那时田柾国只是个刚上任不久的警察,金泰亨的案子刚好就是他处理的。

 

常见的暴力事件而已,田柾国一开始是这么以为的,但当他看见坐在走廊里一直低垂着头瑟瑟发抖的金泰亨时,他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当初一直以为金泰亨是比他小的,第一次见到对方时他穿着皱巴巴的西装和短裤,看上去像个未成年高中生,或者大学生,绷紧的双手撑在红肿渗血的膝盖上,脚上沾灰的白色短袜上还有几滴刺目的干涸的暗红色。田柾国走到金泰亨跟前后发现他抖得更厉害了,头埋得更深,露出被掐红的脖颈,瘦削的肩胛骨几乎撑出背部单薄的衣料。

 

田柾国在看见对方防备的反应后皱着眉沉下脸,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柔而不冒犯:“能抬起头来看着我吗?”

 

棕卷发的脑袋迟疑了许久才迟缓地抬起,于是田柾国看到了更多伤口,唇边的青紫掐痕,和蹭破皮的眼角,几乎是四目相接的瞬间金泰亨就别过脸去,咬紧了泛白的下唇,但就是这短短的几秒也足够田柾国从那双躲闪的眼里提取出足够多的信息了。

 

田柾国垂下眼,瞥见金泰亨攥成团的手,外翻的甲盖处糊满了凝固的血块,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金泰亨面前蹲下,挂上亲切真诚的微笑轻声道:“可以和我去一趟医务室吗?”

 

金泰亨诧异地望进田柾国关切的眼神,卸下一丝防备嗫嚅道:“我以为需要去医院?”

 

“如果你不愿意当然可以不去。”田柾国伸出手,用眼神示意着金泰亨,轻声询问道:“我可以?”

 

金泰亨看到对方停在自己双手上方的手后呆呆地眨了眨眼,随即几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田柾国小心翼翼地避开对方手上的伤口轻柔地握住手腕,看着被自己牵引着站起身却几乎踉跄着跌倒的金泰亨下意识伸手穿过对方腋下将人扶住,在金泰亨站稳后又收回手,看到对方打颤的双腿后问道:“可以自己走吗?”

 

金泰亨紧咬着唇,没有出声,但微微摇了摇头。

 

“那你介意我扶着你吗?”

 

金泰亨望着眼前笑着露出一对洁白兔牙的警官,在那双全然包容理解和关爱的眼中找不到一丝鄙夷或厌恶后终于卸下全部防备,小声地冲田柾国感激道:“我并不觉得那有什么问题。”

 

如此轻易地就坠入爱河。

以至于后来的追求和确立交往都没有详谈的必要,金泰亨不敢相信那位温柔的警官就那样接受了自己的追求。

 

我可以一直这样爱着他。

 

金泰亨望了眼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沉浸在幸福的愿景里。

 

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评论(6)
热度(46)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