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默Ophelia

我想要永恒的天真

【正泰】无非海浪亲吻过沙 Safe & sound

无非海浪亲吻过沙Safe & sound

 

Just close your eyes

The sun is going down

You'll be al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织爱为茧》第八篇(现实背景系列,每篇独立,前篇可不看)


一至六篇(正泰,泰正泰)

第七篇(泰正)

 

配对:田柾国/金泰亨(斜线有意义,前攻后受)

分级:PG-13

无警告现实向勿上升

 

00

 

他坐在礁石上,头撇向一边,晃荡的脚尖被翻涌的浪花打湿,有风吹卷起他软软的蓬松额发。

 

"回头。"

 

端着相机的金泰亨说道,于是田柾国转过了头。

 

 

咔嚓——

 

 

微不可闻的快门声后,田柾国看到了金泰亨的脸,对方却没看向他,只是低头摆着手里的相机。

 

 

"照片怎么样?"他笑着问道。

 

"还不错。"金泰亨也笑着。

 

 

不远处的海浪依旧被风携卷着拍向岸边,绰约的涛声朦朦胧胧地在两人间翻涌鼓动着。

 

01

 

"泰亨哥真的很上相呢。"田柾国转过手机给凑上来的金泰亨看刚拍好的照片,笑嘻嘻道:"每张都很帅气哦。"

 

"是吗?我觉得是你拍照技术好欸。"

 

 

一旁听着两人腻歪的商业互吹的郑号锡翻了个白眼,做出受不了酸臭味的干呕表情。

 

金硕珍同情地望了他一眼,然后就低下头去继续玩手机了。

 

他也觉得眼睛疼。

 

02

 

 

金泰亨喜欢田柾国镜头下的自己。

 

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

 

"我觉得就算不用告白。"喝醉酒后的大男孩眯着眼笑出两排小白牙,脸上的蠢萌表情因为被酒精熏红的脸看上去更傻了,"光是看着那些照片也会觉得你是真的爱我呢。"

 

"哥你对自己的外貌太没信心啦。"田柾国哭笑不得地看着揪着自己衣袖不住地往自己怀里蹭的兄长,感受着对方滚烫的脸颊隔着薄薄的一层衣物贴着自己的胸膛,心里纳闷着怎么喝过酒后就变得这么粘人呢,"明明摄像师大叔能拍的更帅吧?"

 

"不是的!"小醉鬼含糊不清地嘟囔着,煞有其事地反驳道:"才不是帅不帅的问题呢。"

 

 

"那是啥?"

 

 

"就是——"金泰亨当然说不上来,本就没想明白的大脑现在还是快断片的状态更不可能想出个什么理由,所以他只是在田柾国怀里翻了个身,阖上眼咕哝道:"反正我最喜欢你拍的啦。"

 

"是是是。"田柾国无可奈何地应着,放松身体让对方靠的更舒服,心里估算着对方小憩的时间以及什么时候回宿舍。

 

"我也最喜欢你了。"

 

田柾国愣了愣,一脸宠溺地笑了笑。

 

"是是是,我知道了。"

 

 

03

 

 

他们还有许多琐碎的,不值得提起的,流水般的过往,就像踩在沙滩上留下的一个个脚印,在下一次涨潮时就会被海浪冲刷得一干二净。

 

是的,在时间携卷着生活的涛浪拍打上岸后,那些微不足道的痕迹就会从他们的记忆里褪去。

 

 

毕竟人总是对伤害和惊心动魄更敏感,记得也更深刻。

 

 

"五年了。"田柾国把手搭上靠窗的金泰亨肩上,望着对方眉眼低垂着的面无表情的脸,叹了口气,告诉他:"已经五年了。"

 

你不该还如此敏感的。

 

"是啊。"金泰亨看上去终于有点反应了,唇边扯开个半揶揄半悲凉的笑容,"才五年而已。"

 

他敏感也是没错的。田柾国知道,所以也没再说什么。

 

 

"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傻逼营销方式?"朴智旻气的想抓头发,郁闷地抱怨道:"真让人觉得我是个和同班同学处不好关系的三岁幼儿园小班男孩他们才高兴是吗?"

 

"那种戏码听上去挺有话题度的你不觉得吗?"闵玧其耸了耸肩,"你已经肩负起我们一半的舆论了,加油,幼儿园小班男孩。"

 

朴智旻直接甩了他一脸中指,指甲盖几乎要戳进对方眼珠子,恶狠狠地瞪了闵玧其一眼后用嗲里嗲气的声音骂道:"去你妈的。"

 

 

他敏感点也是没错的。

 

"你真是根光鲜亮丽的软肋。"田柾国叹着气,在金泰亨抬眼望向他时又急于安抚对方眼底的脆弱的裂痕,"有多吸引眼球,就有多容易受到伤害。"

 

人们总会最先挑漂亮皮囊消费,而他身上满是弱点,轻而易举就能被好奇的目光撕开一道道伤口,不等来得及遮掩,那些贪婪的目光和议论的声音就会一次次撕开他尚未愈合的旧痂,让他流血,让他绝望,让他崩溃。

 

人们总是乐于看到艺术品的碎裂和缺陷,看到他们的痛苦,如果还有畏缩的被压抑下的悲鸣更好。

 

 

他在成为风口浪尖最耀眼的存在的同时,也成了娱乐至死的时代里最先的牺牲品。

 

人们乐忠于折磨他,从某些方面而言这也让他更招人喜欢了。

 

 

一种太过残忍的双赢营销。

 

 

他敏感点也是没错的。

 

 

田柾国叹了口气,垂下眼吻了吻爱人悲伤地颤抖的眼睫,"没关系的,闭上眼睛,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保证一切都会没事的,没有伤害的,新的一天。"

 

 

金泰亨眨了眨眼,望了望爱人脸上让人信服的微笑,最终还是阖上了眼靠上田柾国的肩膀。

 

 

田柾国疲惫地长舒了口气。

 

 

04

 

 

呵护艺术品是件费力的活,但是精致往往意味着脆弱,只爱着精致而不想去管他的脆弱是不可能的。

 

他会裂掉的,一点轻微的,细小的刺激,都会让他裂掉的。

 

田柾国得时时刻刻,非常非常地小心。

 

 

05

 

 

他们还是会经常去沙滩上,两个人都拿着自己的相机。他们的手机里还存着对方举着手机的一张照片——来自于某次突发奇想的互拍,结果照片出来后两个人才意识到这么做有多白痴,他们唯一得到的只是被大半个手机盖住的对方的脸。

 

"反正我知道是你。"金泰亨想明白后无所谓地撇了撇嘴。

 

"嗯,我也是。"田柾国这么想着,也没删掉那张毫无意义的照片。

 

 

他是个感性的人,大抵这和敏感也是相伴而生的,心思细腻的人才会多想,而他们丰沛的情感也会从各个方面流露出。

 

比如说歌声,比如说照片。

 

 

"哥你在这方面也蛮有天赋的嘛。"

 

"怎么说当初也是把摄影师当做第二条路的啊。"金泰亨笑着浏览着相机上的照片,对紧挨着自己的田柾国道:"如果以后不当偶像了去当资源摄影师也蛮好的。"

 

 

"那得是很久很久之后才派的上用场的备用计划了。"田柾国笑着吻了吻后备摄影师男友的脸庞。

 

 

"是啊。"金泰亨搭在相机上的手指停下了动作,画面停留在一张背影上,未来的摄影师笑了笑,眼睛里眯起柔软的希冀光亮,"很久很久。"

 

因为我们还有很久很久。

 

 

06

 

 

田柾国喜欢金泰亨放松的表情和动作,漫不经心里勾带着点他独有的外貌属性加成的傲慢。

 

很可爱。

 

田柾国必须得这么说,就像是玻璃橱窗里雕塑的双眼折射的冷冽的微光一样。

 

独属于他的可爱。

 

但他并不是僵硬的,他的镜头下的他,是散漫而亲切的,饱含着透过镜头穿达给摄影师的黏腻的爱意,就像是镜头下被打湿的刘海和粘在脸上的汗珠一样自然,但又像色泽浓艳的嘴唇那样刻意。

 

唯独不是僵硬的。

自然也好,刻意也好,唯独不是僵硬的。

 

非要说的话。

 

"感觉我放下手机你就要亲上来了。"田柾国情不自禁地笑弯了眼道。

 

"要试试吗?"

 

于是摄影师放下了他的手机。

 

 

07

 

 

"你拍照当然没有摄像大叔拍的帅。"金泰亨在反反复复浏览过田柾国手机里的照片后一本正经地总结道。

 

"但是你还是喜欢我拍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金泰亨伸了个懒腰后不可置信道。

 

"上次去喝酒的时候你自己说的。"

 

"是吗?"金泰亨挑着眉努力思考着断片的记忆,"那我有告诉你为什么吗?"

 

 

"没有。"田柾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毫无求生欲地说出了想说的话:"不过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你也想不出来。"

 

 

金泰亨沉默地低下了头。

 

 

果不其然。田柾国露出了意料之中的笑容。

 

 

"其实想是想过的。"

 

"嗯?"

 

"但是觉得太肉麻了。"

 

"很,肉麻吗?"

 

"因为你爱我,所以才能发现我真正的样子吧?"

 

真的很肉麻啊。田柾国忍不住捂上泛红的脸。

 

松散的,惬意的,舒适的,无心但是刻意的。

 

真正的我。

 

"从相反的角度来说也说的通吧?"

 

"嗯?"金泰亨从膝上抬起自己不好意思地红透的脸,不解地望向田柾国。

 

"因为你爱我,所以才愿意在我面前展现出真正的你不是吗?"

 

 

疲惫的,抗拒的,敏感的,多疑的,眼睑微红,双目放空的。

 

真正的你。

 

 

08

 

年轻的灵魂属于夜晚。

 

年轻的肉体也属于夜晚。

 

 

 

田柾国喜欢拍金泰亨的正面和近景,而且往往是正脸和侧脸各一张,像是某种恶趣味的收集癖或独特的收藏欲,给自己的独家珍宝打上某种私人烙印一般。

 

金泰亨相反,他喜欢田柾国的背影和远景,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只是因为他的景物图里需要一个人物而已,多情的摄影师。

 

但有时候两个人也会反过来,田柾国也有特别执着于金泰亨背影的时候。

 

 

脚底陷进湿软的沙滩上时会露出脚踝绷紧的线条,对于热爱捕捉美的镜头而言是不可多得的景象,而田柾国乐于在夜里捕捉这一切。

 

 

"想象一下你就是那条拿声音换了腿的小美人鱼。"田柾国慢悠悠地跟在金泰亨身后,举着的相机就没放下来过,"每天晚上都要来海边靠着海水镇定腿部行走带来的疼痛。"

 

 

"你这么有少女心的吗?迪士尼公主?"金泰亨嗤笑了一声,但还是按着田柾国说的找着感觉。

 

疼痛与忍耐。

 

几乎是烙进他的皮肉骨血的课题了。

 

无师自通,久病成医。

 

 

"不,我觉得你才是更像公主的那一个。"田柾国放下相机,被夜晚的海风刮得破碎的轻柔声音还是传进了不远处的金泰亨耳里。

 

"光鲜亮丽的腿下,有多少满目疮痍的疼痛呢?"

 

而你疲累苍白的微笑下,又有多少羸弱无力的伤口在隐隐作痛呢?

 

 

"对于伤痛的接受不同,每个人的疼痛感受自然也不同。"田柾国一步步走向立在原地颤抖着的爱人,海水一遍遍冲刷过他的脚背,"人类不会因为行走而受到疼痛,但是小美人鱼会。"

 

"不是每个人都会如此轻易被只言片语和稀碎小事伤害,但是你会。"田柾国裹紧了怀里人被夜风吹拂起的衣料,柔声安抚道:"但那都是痛的啊,不能因为别人无法感知到同等的痛苦,那就不痛了,那依旧很疼,我知道。小美人鱼有她的诅咒,而你也有你天生的敏感,这也是诅咒。"

 

 

金泰亨攥紧了田柾国胸前的衣襟,头埋在对方的肩头,许久才闷闷道:

 

"我很疼啊。"

 

"我知道,我理解,我尊重。"

 

即便我永远也不能感受到你有多疼。田柾国吻了吻爱人的发顶,无言地叹了口气。

 

 

他还得更爱他,织一张密不透风的茧,能为他挡下所有的伤害才好。

 

 

"要回去吗?有几张不错的照片。"

 

"好。"

 

 

END

 

 

 (大家好,我又打脸了(捂脸(不写文是不可能的,速度会慢,因为我期末不能再挂科了(坑的话暑假再填

 

 

 

 

 


评论(3)
热度(50)

© 浸默Ophelia | Powered by LOFTER